我手中的针线

我妈妈很喜欢在我们几个瓜出远门的时候,帮我们收拾衣服。

她爱将我们的衣物一件一件的烫好,再一件一件的整齐折好后,才小心翼翼的将衣物放进行囊里。她常说,出门在外,穿要穿得整齐体面,那才讨人欢喜。
这样的举动一直维持到我的羽翼长丰时,才开始变得没那么的明显。
因为在我自认已经长大的时候,我开始喜欢自己掌控自己的一切。我开始拒绝父母为我做的安排,因为我觉得我的人生该由我自己来决定。我开始拒绝聆听父母的劝告,因为我认为父母懂得的未必比我多。当然,我也拒绝妈妈为我收拾行囊,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要穿些什么,搭配些什么的。所以从我的翅膀和颈项变得像钢铁般硬的那天开始,每当我远行时看见妈妈摩拳擦掌的期待着帮我整理行囊的时候,我都会皱着眉头并且还用恶狠狠的语气说。
“妈,我都已经几岁了。你还要帮我收拾行李。”然后妈妈就会尴尬的笑了笑,将手里的行李袋放下。
虽然我知道在很多次我午夜熟睡的时候,妈妈都好像小偷般蹑手蹑脚的将我的行囊从我房间拿出来。然后将我随便硬塞进行囊的衣服取出。再像以往般将我的衣物一件一件的烫好,再一件一件的整齐折好后,才小心翼翼的将衣物放进行囊里。但我始终不能明白,妈妈这多此一举的举动。
当我呆头呆脑的小弟弟从马六甲到吉隆坡这个大城市时,当时还在吉隆坡工作的大哥哥我开始担心了起来。我开始担心着呆头呆脑的弟弟是不是会在吉隆坡这个大城市里迷路。我开始担心着笨头笨脑的弟弟是不是不会自己买食物吃。我也开始担心着生活白痴的弟弟是不是会打理着自己的日常事物。所以,我开始盘算着从Petaling Jaya搬到Wangsa Maju去和弟弟一起同住,以便能适时的给予弟弟提点和照顾的计划。
“如果我是你弟弟,我一定会觉得你烦死了。”记得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搬去和弟弟同住的时候,身边的同事和朋友纷纷的给予我这样的说法。而我的回答,都是粗俗的,“你懂个屁啊!”。然后还会自以为是的哈哈大笑。
经过了多方的劝阻和重重的考虑之后,我终于打消了和弟弟同住的念头。而折中的做法,就是我会在没回家乡的周末将弟弟接来我住的地方,以方便照应。
直到一个周末,当我如以往周末般将弟弟洗好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烫好,一件一件的整齐折好后,再小心翼翼的将衣物放进弟弟的包包里时。我才意外的发现,这一切的举动是多么的熟悉。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中重复着妈妈以往为我们做的举动。
这时候,我才明白,不管孩子或弟妹长得多大多成熟了,我们还是会为他们担心。虽然身为长辈的我们不能够时刻在他们身边做些什么,但至少我们希望他们在外出的时候能够整齐顺眼的。因为整齐顺眼的孩子才不让其他人讨厌。
孟郊的游子吟里的慈母手中线里确实令人感动。而我妈妈为远行的我们准备的行囊也深深的让我动容。而原来,父母的关心都藏在这些我们从来不曾多留意的针线和衣物当中。
 
《图片为网路图片》
 

21 則迴響於《我手中的针线

    • 是真的咧。讲到我好像作故事酱。
      这些都是真人真事来的。
      你真是啊~
      我弟现在还在TARC念书。虽然我已经回流马六甲了。哈哈。

  1. 我的经历是把家里所有的事都打理好,不让妈妈处理,有一天出远门唸书,妈妈说你没有一项让我操烦的,但固执要改。
    这句话放在心头,磨练了几十年,才认真的改改,又变成凡事不在乎。
    有一句话是真的,在妈妈眼里,70岁的儿子也是小孩,都没有长大 ,对面家一个百岁阿嬤就这样看待她73岁的儿子,即便她现在有时候连自己是谁都糊涂了。。。。

    • “我的经历是把家里所有的事都打理好,不让妈妈处理,有一天出远门唸书,妈妈说你没有一项让我操烦的,但固执要改。”
      天啊~和我父母给我的评语一样。我也还在磨练着。现在的功利也只有一巴仙而已。还有排练。哈哈。
      有时知道家人爱关心,就让他们关心一下。哈哈。有人关心是一种福气。有人能让自己关心何尝不也是一种福气啊~
      祝愿Ikk0124平安快乐。:)

  2. 我以前照顾弟弟也是像你这样的心思啊!现在弟弟结婚了,我还是常常买些小东西给他,在我眼中的他还是小弟弟啊!喜欢你的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