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阿里山樱花呢?

推薦

上个星期五,连续打了近两百通的电话后,终于把电话给打通了。八分钟的通话,虽然偶有情绪、偶有平静的。但确实的,也大概了解了大家分开的理由。

“已经没有感觉了。”。这确实是个不得不分开的理由。

在了解了大家分开的理由后,我一直嚷嚷的告诉艾施说,我终于可以给Jo写那篇答应的“爱情,我拿得起放得下。”了。一直到昨晚,和朋友在KTV房里唱着江美琪那要命的《东京铁塔的幸福》时的决堤崩溃。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离真正放下还是差着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如果不是因为还没完全放下的情绪,眼泪也就不会在不知不觉中随着歌词里一次次的Good Bye而悄然落下。

我曾经问自己,“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我有必要那么的难过?那么的放不下吗?”。但每当细细回想我们曾经拥有的那段回忆后,我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分开后还是那么的难过、那么的放不下。那都是因为,我会怀念。我会怀念夜里那段“有的没的”的聊天内容。虽然我知道,这只是彼此生活中的一些鸡毛蒜皮事。但一段感情的相知相惜,都是来自于这些小事情的分享。而这些所谓的小事情,就是将爱情变大的填充物。我当然也怀念当你将头枕在我的脚上,和我诉说着你和家人的甘苦经历,在事业上遇到的挫折成就的那些夜晚。我会在你给我诉说的时候,忍不住的在你的额头上亲亲。我要的恋爱其实很简单,简单的只要在家里聊天说地,偶尔的拥抱慰问,那就已经够了。我更怀念的是,当你生病时,我吃土司边你吃土司的那段经历。你嫌我唠唠叨叨的像个长者,但我就是坚持不让你吃那会发热的土司边的那段回忆。两个人选择在一起,不就是到老都要互相的照顾吗?

当我感觉到你那渐渐冷淡疏离的回应后,我确实慌了。我开始审视着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做少了,什么部分疏忽了,抑或什么时候引起你的不舒服了。但我问的也只有我自己,我从来没有和你谈谈我们之前是不是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我想,这都跟我那寥寥无几的恋爱经验有关吧。可能早在什么时候,我们的沟通已经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

然后,我在彼此渐渐冷淡的过程中开始情绪了起来。那一晚情绪的信息你和你提分手后,我以为自己自己能够从渐渐冷淡中的感情中得到解脱。但原来我并没有得到所谓的解脱。相反的,我还变得傻傻的。我傻的告诉医生说,“医生,我睡不着,能不能给我开点安眠药?”。我傻的在开会进行的时候,眼泪不受控制的留下。我更傻的在每次掉眼泪的时候,告诉自己不准再哭了。

朋友问我,之前那个偶尔潇洒、偶尔漫不在乎的我跑哪儿去了?我总是强作自然的说,“闭关去了。”。

说真的,我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年纪?我从来不觉得九岁的差距是一种什么样的问题。但我确实偶尔幼稚了,偶尔闹情绪了。距离?距离确实让我们接触少了,了解也变得难于迅速加深了。沟通?我确实不那么懂得和情人的沟通方式。我常常只会将自己的情绪往自己的肚子里吞,然后在堆积的不能再堆积的时候爆发出来。原来这些种种、种种的加和就是感情的致命伤。

真的不好意思,那天告诉你我不去台湾了。我记得曾经告诉过你三月的台湾行,要和你一起到阿里山看那满山的樱花。其实在规划这次的行程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幻想着和你在樱花眺望台里相拥,然后还会情不自禁的在樱花飘落的时候亲亲。我也曾经幻想着和你在十份老街上放天灯的情景。当然天灯上要写着白头到老的老土字句。基于这些甜蜜的幻想下,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调适到以朋友的立场一起游台湾。真的不好意思,就把这当作是我不能为你履行的承诺吧!

这些失常的日子里,真的很感激那些陪我一起哭一起笑的好朋友。虽然你们经常叫我,“醒醒吧!”。但却还是会陪着我一起难过。当然也很感激来给我加油鼓励的花友们。这里确实是我发泄情绪的出口。你们的留言也真的温暖了我。至于Jo,答应的“爱情,我拿得起放得下。”也不写了。当我真正放下后,我会回来给大家写一些属于我鱼丸的故事。

我会放下的。可能就在那么样的一天。当我哭也哭过了,笑也笑过了后。我就会放下了。说好的阿里山樱花给不到你了,只给你在网络上抓了张照片。希望有一天你会和你一起在樱花纷飞的环境里交换爱的承诺。

祝你幸福

有没有不流泪的药?

推薦

为了一段逝去的感情,眼泪流了整整的一天。但如果不是当初爱的甜蜜,现在也不会来得那么的痛苦。

刚刚突发奇想,有没有人在研制一种停止眼泪的药。那么在为感情流眼泪的朋友就能够将自己的眼泪收给自己。

好了!今天就痛快的哭吧!明天起,生活还是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