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画篇:给可姐的蝴蝶

上一次作画,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

最近一直看见lavender美丽的画,就想为亲切的可姐画些花草。昨天看见了可姐的文章,可姐说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舞蝶。我于是想了想,只有蝴蝶才能那么喜欢、那么的了解每一种的花草树木。所以我打消了原先画花草的念头,而选择了只蝴蝶。希望可姐能像蝴蝶般快快乐乐的穿梭于美丽的花花草草间,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

备注:好久没作画了,技术已经荒废的荒废了,生疏的生疏了。只能说,献丑了。哈哈!

———————————————我的画画小故事————————————————–

小时候,妈妈常在我们这几个小瓜的面前自夸自己的画画功力有多好。但由于妈妈羞于向其他人自夸和炫耀自己的作画才能,身为长子的我就是她唯一卖弄的对象了。

妈妈常常抓着我,学习如何画画和上色。无奈我却是个没有耐性的小子。开始的两分钟,慈母在旁指导着乖巧的孩子作画的技巧,这画面是如此的美好啊!十分钟过去了,我开始沉不住气了,下笔也开始变重了。

“不是不是,不能那么的用力!”妈妈开始在旁紧张的叫了起来。

二十分钟过后,失去了耐性、身体仿佛被蚂蚁咬着的自己开始想办法胡闹了起来。

“不是不是,人的脸怎么可能是蓝色?!你的手是青色的吗?!”妈妈开始紧张的纠正我的错误。

我以为我的胡闹会消耗母亲的耐性。我以为我的胡闹会换来妈妈的一句,“好了,不用画了。出去玩吧!”。但我错了,而且还是彻底的错了。面对胡闹乱来的孩子,妈妈有的只是轻轻的翻开另一页的白纸,叫我重新作画。

“妈!我不会画咧?还要画过吗?”我快要崩溃了。我以为我可以去看我的卡通,我以为我可以玩我的玩具。但望了望妈妈坚定的样子,我只有认了。我必须乖乖认真的作画,不然,那就是无限期的继续画下去。

爸爸常说我没耐性。下棋的时候总是草草了事,不能认真。但我觉得他比我还没耐性。因为因此他也不找我下棋了,终日缠着棋艺了得的弟弟陪他斗棋。也只有妈妈能够耐着性子,一笔一画的教会我什么叫耐性。

“对了对了,人的皮肤是褐色的。对了对了,你终于懂得什么叫耐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