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行的无聊记事

朋友说我好久没写部落格了,而我的反应是,“有吗,有那么久吗?”。

扇语和可可姐来留言说我很久没更新部落格了,我抓了抓我的头皮。“真的有那么久没更新吗?”。但当看回上一篇文章的日期时,我才发现那不能改变的证据,原来已经快五个月没更新了。
这五个月里,我开开心心的庆祝了农历新年。战战兢兢+忙忙碌碌的进行着我到现在都还没上手的工作。随随性性的来了趟柬埔寨之旅。北上(吉打)南下(柔佛)参加了好朋友的婚礼。前个星期,又看了一次我心目中的超级偶像张学友的演唱会。而以下是我和某位花痴友人在演唱会里的合照。
欣赏了张学友的演唱会的两天后,我就和四位好朋友一起到台湾玩了。如果大家以为我即将写的,是一些关于台北的美景和美食。那我想,这是个美丽的误会。因为我将写的,是在台北遇到的一些无聊趣事。

第一章:台北行之最美丽的误会。

美丽误会一:
话说当我在台北西门町的Uniqlo(某日本衣饰品牌)下着手扶梯时,迎面上着手扶梯的一对游客夫妻一直望着墙壁上代言人陈柏霖的肖像打量。正当我和那对夫妻快要擦肩而过的时候,夫妻当中的太太不小心的瞥了我一眼。然后再望向墙壁上的陈柏霖。然后,我知道她开始困惑了。因为她又再看了我一眼,又再再再往墙上的陈柏霖往了一眼。然后她指着我,对身边的丈夫说,“他。。。他不就是。。。”。我于是加快脚步离开手扶梯,头也不回的往大门走出去。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位太太留下在台北遇见明星的美好回忆啊。哈哈!

美丽误会二:
话说在台北的某次搭捷运时候,又发生了同样的美丽故事。我记得那个时间,有很多很多的搭捷运的乘客。故事里同样有着手扶梯,也相同的有着擦肩而过的情节。当我踏出捷运往手扶梯的方向走并和一位正在排着队上手扶梯的年轻OL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位OL不经意的抬头,然后让我吃惊的是她那惊讶的双眼。也在我排在那位OL身后时,还不适感受到那位OL一直不经意的回头对我打量。就在几次的打量过后,她笑着和她身边的朋友说,“我以为我看到李大仁了。”。注解:李大仁是陈柏霖在电视剧《我可能不会爱你》的角色名称。
(网络截取,墙上的陈柏霖)
接着,就是我的困惑了。我真的像陈柏霖吗?就在我回到马六甲的那一晚,我这样问我的妈妈。而我的妈妈什么都不说,就拿了面镜子给我,然后对我说,“镜子不会骗人,你自己照照。”。
我才知道,我和陈柏霖除了出生年份和同样是帅哥(哇哈哈哈)以外。相似度是零!
第二章:台北行之变身记
说真的,看了很多的台湾国片后,一直对台湾高中制服念念不忘。就在我们身处九份,爬着往九份阿甘姨芋圆的阶梯时,身边的司机大哥问我们要不要到旁边的秘密基地玩玩。
“秘密基地叫什么名字?”我问司机大哥。
“就叫秘密基地啊!”司机大哥回答说。
原来秘密基地就是间像小小电影城的地方。它有着很多很多的道具服和场景。让游客可以过过变身的瘾。和我同行并和我从小玩到大,同幼稚园同小学同中学的好友已经忍不住变身了。
别怀疑,他真的只有29岁!!!哇哈哈哈。
而我在看到那套我梦寐已久的高中制服后,也忍不住的帅气变身了。
别怀疑,我已经29岁了。虽然很多人以为我只是高中生的年纪。哇哈哈哈哈。
当然,我们还换了好多好多不知名的服装。建议去吃芋圆的朋友不妨留一留脚步,在秘密基地来个大变身。而不停换装的费用只是区区的台币二十五元。

第三章:台北行之我是忧郁男。
这次的台北行,最爽的就是能无限上网。体贴的台湾电讯公司,已经为离不开网络世界的游客们推出了非常优惠的上网和通话配套。而我们也用了台币500元的无线上网配套。也因为这样的一个配套,我能无时无刻的上传照片,和其他不能一起来旅行的朋友分享。而这一次的台北行,我要营造的是忧郁男游台北的形象。
当中有忧郁的西门红楼。
一个人在剥皮街打盹。
还有,电影街的一个人看电影。

以上纯属无聊的一些小记事。这次的台北行真的是太好太好玩了。台北人都好亲切好亲切,台北的美食真的好多好多。而最重要的是,和我一起去台北玩的朋友都是很要好的朋友。而我,也期待着下一次的台湾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