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煮好了,你要记得吃

前几天晚上约你外出喝茶的时候,知道了你父亲因中风送院就医的消息。于是我打消了原先喝茶的计划,改换到医院探望你父亲,也顺道见见你这个正在难过着的朋友。

不巧的是,我到访的并不是时候。因为在我踏入你父亲所在的双人病房后,就听见了你哥哥对你的指责和叫骂声。
“大哥不是叫你要好好照顾阿爸了吗?为什么阿爸会在家里中风跌到?”你大哥似乎没有因为我这个外人的突然出现,而停止了对你漫骂。但你却好像没反应似的,只是呆呆的望着你那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的父亲。
“你知道大哥看到爸爸插着这些气管,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的时候,大哥的心有多痛吗?”大哥的叫骂声也渐渐的充斥着满满的哽咽。而你,依然呆呆的站着,眼睛没有一刻离开你的父亲。
“好了好了,这是意外。阿强也不想的,阿强也很难过。”这时候,你大嫂轻声的安抚着大哥。就在你大哥转身走向窗边的时候,你也快步的离开了你父亲所处的病房。而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跟在你的后头。
你没用电梯,你只是一步一步的下着楼梯,而我也跟着一阶一阶的下着楼梯。你没往人多的地方走去,你只是走到了幽静的停车场,而我也跟着往停车场走去。然后,你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站在停车场的一角。而我也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站在你不远处的那角。
然后,你打破了沉默。
你告诉我说,就在你母亲三年前因病去世后,也在你大哥和大嫂因工作关系搬离你家到吉隆坡定居后,你和你父亲变得没什么聊天的话题了。你说,你退休的父亲最喜欢在你放工后,对你说,“强,饭煮好了,你要记得吃。”。你说,你总是敷衍的应了声,“知道了。”,然后回房间上网聊天。你接着淡淡的笑着说,有时候父亲在看到刚冲凉后的你,唠叨的说,“强,早点吃饭。”的时候,你会突然歇斯底里的朝着你父亲大骂。“同样的话,你要说几次?我都快三十岁了我,你以为我肚子饿了不会去吃饭吗?”。然后你父亲就会错愕的静了下来,然后装着若无其事的继续看着电视。
你说,你讨厌那总爱唠唠叨叨的叫你吃饭的父亲。你说,你不喜欢父亲煮的那淡而无味的饭菜。你说,你为父亲那慢吞吞的做事能力感到厌烦。你说,你曾经计划着搬离那间家,自己一个人住。
然后,你望着我说,“鱼丸啊!你知道吗?其实一个人住是很可怕的。”。
你说,昨天你从医院回家后,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家里的客厅。你说,你没开灯也没开电视。你就只是安静的坐着。然后,你开始感觉到家里那股冷清清的寂寞感。过了十分钟,你开始害怕冰冷的四面墙。二十分钟后,你就开始恐惧那静的听得见自己呼吸声的空间。你说,你终于了解没有妈妈的日子,爸爸是怎么度过的。你说,你终于了解爸爸为什么总在看见你的时候,虽然没什么话题,但总爱唠唠叨叨的重覆提着一样的话。那是因为,那是因为爸爸他很寂寞。
你开始哽咽了。你说,爸爸害怕你和你大哥像他一样患上高血压和糖尿病,所以煮的饭菜都清清淡淡的。因为,因为爸爸要你们吃的健康。你说,你也在爸爸入院时,填写爸爸的资料时,才发现爸爸也已经六十三岁了。你哽咽着说,那个曾经在假期带着你到休闲公园跑步,到海边游泳的爸爸,在你没发现的时候,悄悄的变老了。你哭着说,你竟然曾经傻得责怪六十三岁的爸爸怎么做事总是慢吞吞的。
然后,就是你的泣不成声。而我这个爱哭鬼也偷偷的别过了脸,静静的抹着脸上的泪水。
“强,你爸爸会好起来的。医生也这么说不是吗?”我拍了拍你的肩膀对你这么说。
“鱼丸,爸爸还会叫我吃饭的对吧?”脆弱的你,向期待着什么的对我询问着。
“会的,你爸爸还会提醒你要吃饭的。”
有时候我们会说,和父母没有什么话题聊。但我们忘记了,我们在年小时缠着父母的那段曾经。有时候我们会忘记,忘记了爸爸妈妈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老了。如果不是变老了,父母怎么会开始变得不像以前那么的灵活了呢?
饭煮好了后,请记得吃饭。因为这样,父母才不会为你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