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和平常人一样的对待

我有这样的一个前同事兼朋友。

四年前当我刚出社会认识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因为家族遗传的关系,年纪轻轻就罹患了糖尿病和高血压。但我完全还没把这放在心里。因为当时的他和我们根本没什么两样的。他吃着和我们一样的食物,也常和我们一起去旅行玩耍。更重要的是,当时的他只有29岁。
记得在认识他的第二年,当我离开了和他一样的公司后,就经常听见了关于他入院的消息。也因为如此,我必须常常到医院里和他碰面。我甚至记得有一次,当他再度入院的时候。不按牌理出招的我,还偷偷带着不安分的他,到附近的一个朋友聚会。我不能忘记,当时聚会里的朋友在看到他的出席后,那种震惊的表情。
“鱼丸,你要死么?!你怎么可以把他从医院带出来?”在场的朋友异口同声的谴责我的胡闹。
“一下子而已啦。他一个人在医院很闷的好吗?况且他也没什么。他很想念你们,很想念我们的聚会啊!”当时的我也完全把他入院的事放在心里。因为,因为我一直认为他的入院是暂时的。他很快的又会健康和好起来了。更重要的是,当时的他只有30岁。
记得在一段日子没碰面后的有一次,他联络了当时在KL工作的我。他要我在星期五放工后,到Subang医院去接复诊的他一同回马六甲去。当我将车子驶到Subang医院前,看到坐在长凳上的他时,我只是将副驾驶座的门打开,然后大声的喊说,“oi,上车咯!”。然后接下来的一幕,让我一直记到了今天。我记得当时的他缓缓的站起身,然后几乎是拖着步伐的,慢慢的接近着我的车子。我确实吓着了,因为我根本不晓得那个曾经和我一起偷偷溜出医院的他,什么时候开始面对了步行的障碍。
在那以后的不久,我就听到了关于他因为眼压过高的因素,视力已经退到了10%的消息。也因为高血压和糖尿病的缘故,他也开始不良于行了。更让我震惊的是,他也必须开始接受洗肾这样的痛苦安排了。而更让我不能接受的是,当时的他只有31岁。
然后,他就开始缺席了我们的电影聚会,也开始不能参加我们最爱的卡拉OK飙歌大会。我们有的,只有那很久一次的对他的探望。然后他会说,“带我去百货公司shopping吧!”。然后我们就会跳上车,到附近的百货公司,然后到询问处借了轮椅,推着他到处逛。
记得在几个星期前,和好友一起到他家的拜访。那位一直为他打点一切的好友问他说,“你的轮椅收到了吗?”。他只是轻描淡写的朝屋子的某个角落指了指。然后我们看见了一个没拆封的轮椅,随意的躺在了屋子的那个角落。
“诶,让我这个大大大超级大工程师来帮你组装吧!哈哈!”我玩笑似的和他说。
“组装来干嘛?我都用不着。”他坚定的回答我。
“那么你如果要逛街的话怎么办?人多的时候轮椅不好借哦!”我不解的回问。
“我现在学会了扶着手推车慢慢的走。”他再次坚定的回答我。
今天当我和好友再次和他一起逛街买日用品。当轻扶他下车的时候,我假装不经意的问,“需不需要wheelchair。”。而他只是摇了摇头,说了句,“不用。”后,就将自己的拐杖拿了出来,然后慢慢的向前走。【华人总是那样,不会用自己最熟悉的语言说可能会让人尴尬的东西。就像我们常说I Love You。因为我爱你常常让人尴尬的不像话。我不敢说轮椅,因为我怕这会让我们感觉尴尬。】
当我们踏入了百货公司以后,他就迫切的要求我们给他找来一辆手推车。在我们给他找来了一辆手推车后,他就迫不及待的将拐杖给收了起来。然后我们就在前面慢慢的拉,他就慢慢的跟在后面推。
我知道他的坚持,我也知道他有的自尊,我更知道他就算再累都不会轻易的说出口的个性。所以每当走了好一段路后,都会由我这个虽然年纪一大把了,但却依然像小朋友般爱吵爱闹的大男生呱呱叫说肚子饿了或想吃蛋糕了,以便借机休息休息。然后他就会像以往大哥哥般,笑骂着我说,“鱼丸,你都几岁了。还这么喜欢吵吵闹闹的。”。接着的,就是我们的哈哈大笑。
我从来不敢说我了解他的不便或痛苦,因为不曾经历的人不能谈什么了解。今天他坚持自己慢慢步行的时候。开始时,我确实暗自在心里说了声,“那又何苦呢?”。要一个有视力障碍和行动不便的人,在人来人往的百货公司里行走,真的是件不简单的事。
我不敢说了解,但我却能说我看见。因为,这几年的日子里,我一直在朋友身上看见了些什么。
一个活了29年的人开始慢慢的没有了视力和活动能力后,我看见了失去。但事隔几年后,他慢慢的重新适应生活和一个已经不一样的自己。今年,他33岁了。他让我看见了,请把我当正常人看待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