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肯定—你肯定了吗?


我知道大马中文部落格祭的日子其实并不长。屈指算算,也不过是去年第四届《博 I 相信》的参赛开始,才对大马中文部落格祭有了稍稍的认知。


我想可能会有人开始笑了。套用我常讪笑人的那句话,“你是哪个kampung来的?竟然不知道大马中文部落格祭这样的一个活动。哈哈!”。


我确实活在了自己的部落格一段蛮长的时间了。我曾经以为,部落格就是自己和自己的朋友的一种互动。我第一个部落格在Friendster的部落格功能里。我记得那时候的我写的都是一些记载生活的记录。我写我的生活,我写关于我们的欢乐时光,我也写其他朋友所面对的问题。然后,就是我和朋友间的互相留言。我记得当时写部落格的朋友好多好多。因为留言里都是我们的嬉笑怒骂,还有满满的无厘头对话。


但随着大家渐渐没落的热情,玩Friendster的朋友也渐渐的减少了,更甭说那些曾经一起写部落格的好朋友。但我依然在写,虽然我写得没以前那么的频密了。但我知道我不能放弃,因为部落格里有我和好友们那满满的回忆。


“诶,你要加入我加入的那个部落社群吗?”2009年尾,因为一个好友的邀请,我加入了另一种我不曾幻想过的写部落格天地。原来写部落格,还是那么的令人快乐啊!那种博客互串门子,互相踩场的举动,不禁让我回想起以前和好友一起玩部落格的那段时光。


也因为这一班熟悉的博客好友,让我认识了大马中文部落格祭。


“鱼丸啊!你要参加这一届的大马中文部落格祭吗?”博客好友们问。


“什么来的?!是写部落格的生活营吗?那个祭让我想起了火咧!”我无知的问。


“哇哈哈哈!你白痴哦!是一个写部落格的比赛。”我认识的无良博客的无良回答。


但一想起是比赛这样的一种活动,我就开始忐忑了。我胡思乱想的坏习惯又开始泛滥了。我开始想着我算是那根葱啊!竟然会不自量力的想参赛。我也开始幻想当那些很会很会写的博客不小心看到我那些不自量力的文章时,会不会掩着半边嘴偷偷的笑呢?我越想就越怕,越想就越慌。我甚至还告诉博客好友说,“我还是不参加了。好恐怖哦!”。


“拜托!我们旨在参与,不为得奖。参与的勇气就已经让人佩服了,谁会那么无聊来取笑你的文章咧?!况且这一届的主题是《博I相信》,你就不相信自己,不相信其他的博客吗?”无良博客好友的回答。


可能是博客好友超人的说服能力,我于是也和另几位博客们挑了几篇自己的文章,参加了第四届的《博I相信》。


我从来没想过会入围,更没奢望过会得奖。所以在报名参赛后,就没有再留意整个活动的进展了。但记得在我身在香港公干的某一天,当我回到公司宿舍时,其中一位博客好友在我面子书墙上留言说,“鱼丸!!!你入围了《最佳亲子部落格》!!!”。当我看见这个留言的时候,我是没有反应的。因为我不相信。我除了不相信自己会得奖以外。我也不相信和我很熟的朋友告诉我的一些事。原因无他,因为我太喜欢整人了。当你整人整到一定的程度以后,就是害怕被人回整的报应。很可悲hor?!所以我并没有相信。而我第一件做的事情是,我要求证!!!


在我反复的求证以后,我证实了我入围的这件事。我记得当时的我开心的在宿舍的双人床上拼命的弹跳,然后还在FB写下了,“我入围了!!!”的消息。接下来,朋友们纷纷的留下了,“你有没有骗人?你都可以得奖?”,“你有没有确定清楚?不要看错咯。因为你知道你不可能入围的啦。哈哈。”,“评审瞎了眼吗?哈哈哈。”之类的留言。


不清楚的朋友可能会说,“你的朋友们怎么那么的过分啊?这样亏你。”。但我在看这些留言的时候,我是在哈哈大笑的。因为我知道我朋友和我在一起时候,那不一样的关怀方式。我也记得这些无良朋友们在知道我确定出席时,紧张的要求我一定要第一时间告知他们得奖与否的消息。我更记得这些朋友在我没得奖的时候给我的sms安慰鼓励。


我当时确实入围了,我也出席了当晚的颁奖礼。也因为这样的一个机会,我看到了博客们齐聚一堂的难得时光。我偷偷八卦的问着身边的博客朋友说,“那个谁谁谁有来吗?”,“那个谁谁谁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咧?”。当然,我更惊喜的是,在辗转的换位后,我竟然坐在了Blogkaki一班的前辈的后面。当然,也少不了猜谁是谁的游戏。哈哈哈。


除了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博客的庐山真面目外,我看到了一些博客们可爱的讲话方式。我也看到了两位可爱的主持们的搞笑功力。我更看到了上下左右奔跑递麦克风的麦克风先生和小姐还有那一班某某努力的工作人员。


(接下来这段有点像选美会上的选美佳丽会说的我希望世界和平那种感觉,但不同的是,我是真心的。哈哈哈!)


虽然我没有得到黑砖,但我却一点都没失望。因为我得到了其他很有意义的东西。我知道了我朋友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我勇敢的相信了我自己那不算什么的文章。我看到了很多躲在文章后博客的真面目。我也看到了那一群一直默默为大马中文部落格努力的朋友。


这一届的主题是《博 I 肯定》。所以,请给予你自己的部落格一份肯定,也给予为大马中文部落格努力的朋友多一份的肯定吧!


大家一起敢敢来参赛吧!哈哈哈!

请按《参赛详情》以便知道更多的详细资料:)

外婆泡的咖啡乌


我印象中的外婆,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姐大。

她会叼着烟翘着二郎腿的坐在椅子上,然后扯着大嗓门和邻居朋友们高谈阔论。偶尔,偶尔在谈天的过程中还会夹杂着爽朗的大笑声和几句无伤大雅的广东粗口。
我常以为像极大姐大的外婆,会和电影中的大姐大一样。叼着烟,翘着二郎腿再捧着一杯烈酒。但我的外婆一点都不爱酒,她爱的是那一杯又一杯香浓的咖啡乌。外婆捧得不是那一杯一杯的酒杯,抑或是那一瓶又一瓶的酒瓶。她捧得,是那一杯又一杯的咖啡杯和那一壶又一壶的咖啡壶。
我依然记得小时候,外婆居住的那间半木半砖的房子。小时候华人新村的家家户户,都是没有隔阂的。在每一个清晨起身后,村民们都会将窗户和大门打开的大大的,以迎接每一天和每一个亲朋戚友的来临。可能是华人新村村民们爱串门子的习惯,也可能是外婆受欢迎的爽朗个性,我记得外婆家总集聚着很多很多左邻右舍的叔叔阿姨。外加上外婆的九个儿子和三个女儿经常的不时探访,外婆家可以说从早到晚都处在热热闹闹的状态中。
每当舅舅阿姨或我和爸妈回外婆家时,也每当有邻居朋友到访时,外婆都会到厨房煲水,然后回到客厅和邻居朋友或舅舅阿姨继续未完的话题。当开水煮沸后,外婆就会扯着嗓子大声的说道,“水滚咯!冲Kopi O咯!”。接着,我就会看到外婆那一连串熟练的舀咖啡粉,倒热水和加白糖的泡咖啡乌动作。当然,我更看到了亲朋戚友和我妈妈眼里闪闪发亮的期待和喝了一口外婆冲泡的咖啡后的满足快乐。
我常不了解妈妈说的,“外婆冲泡的咖啡乌最香最好了。”。我也不能了解外婆对于喝咖啡乌和冲泡咖啡乌的那一份热爱。我更不能了解我在小时候,人手一杯的咖啡乌时段,我的手也会多了那一杯的咖啡乌。所以,我常问我自己,我是不是和妈妈亲戚们一样那么爱咖啡乌?答案是,其实我并不那么喜欢咖啡乌。所以,在我叛逆期的一开始,我就决定和咖啡乌说,”不!!!“。
记得我开始叛逆,开始不喝咖啡乌的时候。每当外婆冲泡咖啡乌,将其中的一杯递给我时,我都态度坚定的说,”外婆,我不喝kopi O了。”。然后在旁边的妈妈就会说,“卑我卑我,真系唔识货。甘好饮都唔饮。”。但外婆却好像记性不好似的,在每次冲泡咖啡乌后,依然会顺手的为我端上一杯。
我知道我和外婆分外的有缘,因为在那么多的表兄弟姐妹当中,外婆只会温柔的问我饿不饿。我知道外婆对我特别的好,因为他在大骂表弟,“死仔包,甘大都唔识自己舀饭食。”后,还会为年纪稍长的我盛了满满的饭和我最爱的菜肴。记得一次晚餐时,我回答外婆说不饿的不久以后,外婆为我递来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乌和几块的苏打饼,还一边说,“不饿就喝kopi点饼食啦。”(其实是叫我饼干陪咖啡喝)。当时的我可能情绪错乱或叛逆到了极点,我尽然皱着眉头,转身向妈妈大声的抱怨。
“妈!我不是说我不喝咖啡乌了吗?而且还说了那么多次!为什么外婆还是一直叫我喝咖啡的!”然后,换来的是外婆的一脸错愕和妈妈的愤怒。但大姐大外婆并没有生气,还轻声的对我说,“哦,不饮不饮。外婆罗走。”。然后,就将我手中的咖啡拿走。我记得那一次回到家后,妈妈还因为我的不懂事,而把我毒打了一顿。也从那一天开始,我开始不往外婆家跑了。因为我害怕外婆家那一杯又一杯的咖啡乌攻势。
但庆幸的,人总是会长大的。而叛逆的我并没有被岁月给遗忘,也跟着时光的流逝在渐渐成长。当我再次的回到外婆家,再次的面对外婆递给我的咖啡乌时。许久不喝咖啡的自己,竟然将杯子给接了过来,还慢慢的将杯子里的咖啡乌给喝掉。我确实还不能体会咖啡乌带来的美味,但我却体会到了外婆对咖啡乌的那份热诚的原因。因为,我看到了坐在外婆身边的那一些朋友和舅舅阿姨的微笑快乐。妈妈说的没错,外婆的咖啡确实最香最好了。因为,因为它将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集聚在了一起。
可惜,外婆也没有被岁月给遗忘。因为她也一天一天的老去。更可惜的是,她也在前几年离开了我们。
虽然外婆离开了我们。但现在每一次舅舅和阿姨聚会的时候,当厨房的开水烧开后。总有人会大声的喊说,“阿妈话,水滚咯!冲Kopi O咯!”。然后就是人手一杯的咖啡乌和对于外婆的怀念。
原来,原来我有个魔法外婆。因为她泡的咖啡,都充满满满团聚的喜悦。虽然外婆已经不再了,但外婆却告诉了我们。每一杯的咖啡乌,都在欢唱着团聚。


我们的澳门行—–友情篇

因为Air Asia的“所有人都能飞”的口号,我暗自决定了每年都要飞的一个目标。

这次的澳门行,其实在去年年中就已经决定和买机票了。那个时候,一心只想找一班朋友一起飞往某个没有到过的城市聚聚和看看。尽管从来没有和这班朋友一起旅游过,但冲着他们容易约且Air
Asia的机票票价像股价般上下波动的缘故(哈哈哈,我想这一句话就已经可以让他们讲一年了吧)。于是就决定了和这一班认识了十几年,却没有一起出国旅游的朋友一起飞往澳门。

由于没有一起自由行的经验和默契,所以我们都努力的做功课。我们甚至还在每个人都在马六甲的时候,一起出来讨论自由行的每个小细节。也由于没有一起自由行的经验和默契,所以在澳门行的前一个星期,大家都紧张的不行。有人甚至还这么说。

我记得当时的我们常讲的一句话就是,“没出过国咩?”哈哈。所以朋友说紧张的时候,我们都说了,“没有出过国咩,那么的紧张。”哈哈。

由于是早上6.30am的航班,所以我们都必须在凌晨出发到LCCT。由于马六甲有巴士到LCCT,所以在马六甲的我们四人就搭乘巴士到机场。而身处KL的两位朋友,就一起搭乘的士到机场。我记得在我们等待巴士的时候,我坐到了沾有口香糖的座位上,沾了一屁股的口香糖。我记得在巴士上,我连稍稍的睡一睡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我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人和双胞胎一直唧唧呱呱的说个不停。而我的反应就是,“你们没出过国吗?那么的兴奋?”。

(这就是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人,在偷吃完面包后和我的自拍合照)

终于,我们六个都集合了。终于,我们的飞机也起飞了。也终于,我们的也到达了澳门的机场。但当我们到机场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的朋友们都还没填入境卡。而我的反应是,“你们没出过国咩?不会在飞机上天入境卡hor?”。这时候,中学的情形就又在发生了。他们说,“你的借我抄一下。”。入境卡都有的抄的吗?更好笑的时,我的五位朋友都把护照发出日期,填上了当天的日期。“咦,zomok不是今天的日期咩。”。而我的反应还是一样,“你们没出过国咩?连日期都可以填错。”。

(朋友们手忙脚乱的在填入境卡,而我在悠哉的闲逛)

记得我们到的那一天,竟然遇到了三号风球。下了很大很大的雨,刮了很大很大的风。所以,我们就突然改变了行程。到有瓦遮头的新濠天地(娱乐场)去。在这一趟的旅程当中,我发现了和我一起到澳门玩的,是4部的DSLR和一部的傻瓜相机。因为他们什么都拍。

(看到了那三个捧着相机的男士吗?连路过的小姐都没眼看了。)

连每次买了入场卷后,他们都拍!

连澳门的草都拍!我记得我当时有小小声的说,“没出过国咩?连草都拍。”哈哈。

更恐怖的是,每次吃饭的时候,我都需要等菜出齐,等五部相机一一拍完后,我才能用我饿的战斗的右手,夹菜吃饭。我想,爱摄影的朋友真的是恐怖到了极点。因为有一天我可能饿得快死了,还要等他们拍完照才有饭吃。哈哈。

还有,有两位拍照经验不足两个星期的摄影新手,一直苦苦哀求我当模特儿让他们拍。当菜鸟摄影师碰上菜鸟但帅气的模特儿,出来的效果竟然是,“好帅!!!”的惊叹。

(摄于澳门葡韵住宅式博物馆前)

真的好帅!

(摄于澳门taipa官也街附近的一条街道)

真的真的好帅!!哈哈。

而和朋友一起出来旅游的时候,一定也会出现了很多霸凌的事件。而善良的我,一直都是被欺负的对象。譬如说有以下强逼我扮可爱让他们拍的时候。我记得当时的我在被逼扮完了可爱后,真的有一种生不如死的冲动。

(摄于大炮台的某个大炮边)

还有还有,就是凶狠的屋姐把我的头硬硬压在大炮台,而另一个女人却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偷笑。

(还是摄于大炮台的某个大炮边)

当然当然,和朋友一起出来玩的时候,一定有很多很奇怪无聊的动作。譬如说,一起做千手观音的动作。

(摄于哪吒庙前的斜坡小道)

再譬如说,一起假假虚拟一个处境,然后拍照。好比以下我们命名为《三角关系》的照片。就非常有当年小时候本地制作的《最爱是谁》连续剧的Fu了。哈哈。

(摄于愚人码头的某个窗边)

当然当然,还有五位朋友被我愚弄下而拍出来的照片。我说,“这样好看这样好看。”,他们说,“这样真的好看吗?”。当他们在知道我是想拍五颗头颅的感觉的时候,一直强逼我将照片删除。但在我的苦苦捍卫下,这样经典的照片才得以保存。

我常觉得,和朋友一起的旅游。就是充满很多的欢笑和回忆的。除了以上无聊的不能再无聊的照片和白痴到不能再白痴的举动以外。我们还在当地,为彼此寄出了一封属于友情的明信片。

(我们在Taipa排排坐写明信片的时候)

(这是我给那个美丽的艾施寄上的明信片)

如果问我说,这一趟四天三夜的澳门行,会觉得累吗?其实我觉得还蛮累的。但是说真的,我真的很感激朋友对我的邀请。尽管走得很累,脚很酸,天气又下雨又大太阳的。但我真的觉得很值得。

我们都是一班28岁的老男人老女人了。我想很快的,我么当中结婚的结婚了,生孩子的生孩子了。所以,未来要再像这次旅行般聚在一起,一起拍照,一起吃饭,一起耍白痴耍无聊的机会会越来越少了。所以,我很珍惜我们这次的旅行和明年的约定。当然当然,还有我们约好的三十岁一起到欧洲玩的约定。

最后我想说,我们这一年的旅游,将会是我们往后很多很多年的回忆。所以真的真的很感谢你们每一个为我制造的这一份回忆。

(左起:雁凌,我,双胞胎为业,为立,梅蓉,冠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