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怕死

记得在很小很小的时候,爸爸会带我和弟妹到鱼店买金鱼回家养。也在养金鱼的过程里,我发现了我是个感性的小孩。因为,因为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懂得思念。因为对金鱼的思念,我会忍不住想和金鱼多见个几面。所以我常会忍不住将金鱼捞起来看看,然后再将金鱼放回鱼缸里去。而因为过于思念的缘故,前一秒才刚刚将金鱼捞起来看看的我,会在将金鱼放回去的后一秒,再次的将金鱼捞起。而这将金鱼捞起和放回的动作一直重复着,直到可怜的金鱼在我手上尽力的抖动了最后一次后,方才停止。
“爸爸,金鱼死掉了。”而养死了金鱼的后续动作,就是我向爸爸哭哭啼啼的哭诉。爸爸会轻轻的将哭哭啼啼的我抱起,然后咦咦哦哦的说着,“鱼丸乖,爸爸下次再买一尾金鱼给你。”。但从那天以后,家里就不再圈养金鱼了。因为爸爸害怕看见我在再次养死了金鱼后的伤心流涕。而那次金鱼的离开,是我第一次面对死亡。我当时对死亡的认知是,金鱼不会再动了,我也不会再看见到它了。
记得在我小学的时候,在小学校园内一直流传着1997年将会世界末日的预言。也因为这个世界末日的预言,我发现了我是个想象力丰富的小男生。我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开始想象着世界末日来临时,地核里的熔岩冲出地面上将我和家人活活烧死的画面。然后,我还会被自己过于丰富想象力吓着,然后哭哭啼啼的跑到父母的房间,再哭哭啼啼的爬上爸妈的床上。已经入睡的爸妈,会被我突如其来的哭闹给吓着了。“爸爸妈妈,我害怕你们会死掉。”当了解了我哭闹的原因后,爸妈会又好气又好笑的对我说,“你都还没长大,爸爸妈妈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死掉呢?”然后,他们还会乘机的说,“爸爸妈妈才害怕你不好好吃饭,不乖乖念书咧。”。这样哭闹后的夜晚里,我都会幸福的夹在爸妈的中间缓缓的入睡。那时候的我,也开始慢慢的了解到生老病死这样的一个现实。
也记得在我即将上大学的时候,我发现了我是个固执的可以的大男生。由于过于了解爸爸不太喜欢做远距离的驾驶的缘故,我毅然的拒绝了父母开车送我上大学的计划。在我买了上槟城的车票后,爸妈还是软硬兼施的对我说,“你一个人上槟城,爸妈会担心。”。但是,我还是一如过往的固执,“我已经十九岁了,我懂得如何照顾我自己。”。最后,我还是选择自己搭乘了长途巴士一路向北的前进。还记得在我两个月后第一次回家,爸爸对我说,“你知道你上槟城的那一晚,你妈整晚都不能睡吗?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你怎么知道妈没睡好?”“因为我也整晚没睡好啊。”。和爸爸的这样一番对话过后,我开始感到难过,因为自己都已经长那么大了,还是让父母为自己担心。也因为两个月的不见面,两个月没朝夕相处,我开始发现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的爸妈已经不复当年年轻了。什么时候开始,爸妈脸上有着那么多的皱纹?也在什么时候开始,爸妈的头发已经没之前那么的乌黑了?这样的发现,也在一次次的从槟城返家后来得明显。这样的发现,也在一次次的从外地工作回家后越来越见增加了。
我们确实长大了,爸妈也确实变老了。
所以每当我在电视上或文章里看到孩子和父母的生离死别时,我还是会跟着故事里的情节掉眼泪。每当我看见,“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儿亲不在”这句话时,我还是会引以为戒。因为我知道,身边的父母年纪都已经不小了。
“爸,你看你的脸。松垮到~”现在我偶然发现爸妈渐渐老去的时候,在感概的同时,我会这样的调侃我的父母。
“你也不看看自己,你以为你还很年轻吗?”不甘示弱的爸爸,也会这样的回击我。然后,就是家人的一阵大笑。
爸妈,感谢你们在我小的时候,陪着我一起长大。现在,让我来陪着你们一起老好吗?
我确实很怕死,所以我珍惜所拥有的每一分每一秒。也因为如此,我知道我会更珍惜和家人的每一次相处。
而你,你会怕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