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中的针线

我妈妈很喜欢在我们几个瓜出远门的时候,帮我们收拾衣服。

她爱将我们的衣物一件一件的烫好,再一件一件的整齐折好后,才小心翼翼的将衣物放进行囊里。她常说,出门在外,穿要穿得整齐体面,那才讨人欢喜。
这样的举动一直维持到我的羽翼长丰时,才开始变得没那么的明显。
因为在我自认已经长大的时候,我开始喜欢自己掌控自己的一切。我开始拒绝父母为我做的安排,因为我觉得我的人生该由我自己来决定。我开始拒绝聆听父母的劝告,因为我认为父母懂得的未必比我多。当然,我也拒绝妈妈为我收拾行囊,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要穿些什么,搭配些什么的。所以从我的翅膀和颈项变得像钢铁般硬的那天开始,每当我远行时看见妈妈摩拳擦掌的期待着帮我整理行囊的时候,我都会皱着眉头并且还用恶狠狠的语气说。
“妈,我都已经几岁了。你还要帮我收拾行李。”然后妈妈就会尴尬的笑了笑,将手里的行李袋放下。
虽然我知道在很多次我午夜熟睡的时候,妈妈都好像小偷般蹑手蹑脚的将我的行囊从我房间拿出来。然后将我随便硬塞进行囊的衣服取出。再像以往般将我的衣物一件一件的烫好,再一件一件的整齐折好后,才小心翼翼的将衣物放进行囊里。但我始终不能明白,妈妈这多此一举的举动。
当我呆头呆脑的小弟弟从马六甲到吉隆坡这个大城市时,当时还在吉隆坡工作的大哥哥我开始担心了起来。我开始担心着呆头呆脑的弟弟是不是会在吉隆坡这个大城市里迷路。我开始担心着笨头笨脑的弟弟是不是不会自己买食物吃。我也开始担心着生活白痴的弟弟是不是会打理着自己的日常事物。所以,我开始盘算着从Petaling Jaya搬到Wangsa Maju去和弟弟一起同住,以便能适时的给予弟弟提点和照顾的计划。
“如果我是你弟弟,我一定会觉得你烦死了。”记得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搬去和弟弟同住的时候,身边的同事和朋友纷纷的给予我这样的说法。而我的回答,都是粗俗的,“你懂个屁啊!”。然后还会自以为是的哈哈大笑。
经过了多方的劝阻和重重的考虑之后,我终于打消了和弟弟同住的念头。而折中的做法,就是我会在没回家乡的周末将弟弟接来我住的地方,以方便照应。
直到一个周末,当我如以往周末般将弟弟洗好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烫好,一件一件的整齐折好后,再小心翼翼的将衣物放进弟弟的包包里时。我才意外的发现,这一切的举动是多么的熟悉。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中重复着妈妈以往为我们做的举动。
这时候,我才明白,不管孩子或弟妹长得多大多成熟了,我们还是会为他们担心。虽然身为长辈的我们不能够时刻在他们身边做些什么,但至少我们希望他们在外出的时候能够整齐顺眼的。因为整齐顺眼的孩子才不让其他人讨厌。
孟郊的游子吟里的慈母手中线里确实令人感动。而我妈妈为远行的我们准备的行囊也深深的让我动容。而原来,父母的关心都藏在这些我们从来不曾多留意的针线和衣物当中。
 
《图片为网路图片》

陪妳适应他

我知道我们之间有第三者了,就在我忍不住查看妳的手机信息的那一晚。当知道事情的真相后,我以为我会像电视剧里的男主角般发疯似的朝你狂吼。我也以为我会忍不住的崩溃大哭。但我没有,我只是显得格外的冷静,冷静的不像我自己。我的冷静,可能是心里已经在很早很早之前已经有所准备的缘故。不然我也不会因为控制不了自己,而偷偷的看了妳和他的信息。

我没想到自己的冷静。但我也没料到妳的痛苦失声。
我没料到妳在清楚我知道了妳和他之间的故事后,会来得如此的歇斯底里。妳哭着说,我不应该偷看了妳和他的信息。妳哭着说,我们之间越来越没有情人的感觉了。妳哭着说,在我给不到妳情人的感觉时,妳体会到了他的温暖。妳也哭着对我说,我们是不是该在大家都还没恨着对方的时候分手。看着妳的举动,我感觉心疼。我并没有对妳的指责感觉心疼。我心疼的,是原来妳这些日子以来都是那么的不开心。
于是我还是离开了曾经属于我们的小房间。因为我始终认为,是我带给了你那些的不开心。在我离开的时候,妳说希望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于是轻轻的抱了抱你,说了声当然。
我以为我们说的还是好朋友,只是些客气的场面话。我以为我们会在我离开的那一天后,从此不再往来。但我没想到妳的适应力是那么的好,好得就在我离开的瞬间已经开始适应了当我好朋友的角色。
“喂喂,可以来帮我换一换我家里的灯泡吗?”妳在我离开的第一天,就给我了我一通电话。而我,也自然的将妳房里坏的灯泡给拆下,把好的灯泡给装上。
“喂喂,可以来巴士站载我回家吗?”在接到妳的电话后,我还是换了衣服,到巴士站把你安全的送回家去。
“喂喂,我有点不舒服。怎么办?”当我在睡梦中接到妳的电话后,我还是陪妳逛了很多地方,寻找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诊所。
在我们等着领药的时候,我问了妳不找他陪妳看医生原因。
妳说,妳还在适应着当他的情人。而在当情人的初段,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客气。而我却是最熟悉妳的好朋友,所以每当妳需要身边有个人的时候,妳还是会第一时间想到我这个好朋友。妳还笑着问我说,介不介意在妳适应他的这段时间,做妳排名第一的好朋友。
我很想说我介意,因为在妳学习适应当他的情人的时候,我也在学习者如何将你当好朋友般看待。但我知道,我根本不会说我介意。因为我知道,我还不能适应不当妳的情人。
所以,我会在陪妳适应他的时候,继续的照顾妳。而在妳完全适应他后,才开始我的疗伤动作。
备注:以上的情节,最近发生在我的一个好朋友身上。我本来想用我的角度来说故事,但无奈文笔不好。一直写不出来,所以就只好用第一人称把它写出来。陪情人去适应情人,听来都觉得唏嘘。

男生爱说谎

前些日子,一位非常重色轻友的女性好友李小姐竟然在周末的时候约我去百货公司瞎拼。

“怎么这么好,竟然在周末的时候找我瞎拼。和男友吵架了啊?”聪明的我试探性的问。
“你为什么会知道的?”李小姐状似吃惊的问。
“为什么明明是自己发起要的活动,要说是朋友邀约的呢?”李小姐在将吃惊的情绪转换成激动的陈述。
“要和朋友去玩就去嘛!为什么这样都要说谎呢?”李小姐继续激动的发言。
“难道我会因为是他发起的,而拒绝让他参与吗?”李小姐还是继续激动的发言。
“你们这些男生就是那么喜欢说谎!我们女生要的,是坦白的关系!“李小姐终于将她的激动发泄完毕。
当时的我,被吓着了。请相信我,我并不是被李小姐激动的反应给吓着了。因为李小姐歇斯底里的反应,我已经见惯不怪了。我被吓着的,是那句,”你们男生就是那么喜欢说谎!“的结论。
我们男生什么时候那么爱说谎了?我为什么一直都不知道啊?!
吓着归吓着,但我还是没将它放在心上。有谁会将对自己族群不好的形容词记在心上的。一直到前几天的晚上,一直很喜欢和我研究两性大不同的侯小姐在即时通上敲我的时候,我才再次的正视这个问题。
”你说,男生是不是爱说谎?“侯小姐一开始就将这样重的问题抛了给我。
”愿闻其祥。“我也想听听女生说男生爱说谎的原因。
“譬如说,当女生问男生有房间是否收拾干净时,男生会大力的点头。但谁知道房间里的内衣裤都可以在门前和桌上找到。“侯小姐仿佛在主持爱情信箱般的发言。
“譬如说,男生会在带着烟酒味回家的时候,告诉女朋友说在公司忙着加班。“侯小姐开始诉说着两性的不同。
”譬如说,男生会在和前女友聚会后,告诉女朋友自己只是和同事讨论公事。“侯小姐继续剖析两性的问题。
听完了侯小姐一堆的例子后,我笑了起来。因为这确实是男生爱挂在嘴边的谎言。如果要问我对于男生说谎这件事给予我的意见的话,我会说,“男生确实爱说谎,女生也确实爱唠叨。”
男生会在没收拾房间的情况下撒谎说已经将房间收拾干净了,那是因为害怕女生会唠唠叨叨的问着没收拾房间的原因。
男生会在和朋友出外狂欢后撒谎说在公事忙碌加班,那是因为害怕女生会唠唠叨叨的告诉自己下次别跟酒肉朋友一起玩的大道理。
男生会在和前女友聚会后撒谎说和同事谈论公事,那是因为害怕女生在知道自己和曾经有感情纠葛的女生外出后感觉生气。
男生确实爱说谎,因为男生是个害怕麻烦的生物。男生有时还会短视的认为,骗得一时就一时。至少不需要在当下做多余麻烦的解释。男生也甚至认为,如果说真话,就会将女生给激怒了。而激怒后的后期动作,就会是长达一个月的赔罪和解释。
男生总希望能用3分钟的谎言来省略掉几个小时的解释,或几个星期的赔罪。
男生确实知道女生是在乎的,只是男生们都选择了说谎来糖塞女生的在乎。但当谎言被揭穿时,就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可怕场面。
其实女生要的,只是简单的坦白。所以男生啊,请稍说谎话。别在女生发现真相后对你哼唱李惠敏的《你没有好结果》。
就如侯小姐的经典名言“it is better to get hurt than losing the trust between each other。”
唠叨确实可怕,但也总好过失去了你们之间的信任。

虽然我不是新郎,但我希望你能幸福

这一篇日志,我相信是我人生的一个记录。而且我知道,这绝对是一个难忘的记录。

记得去年到柔佛出差的时候,一位女同事在和我诉说她和前男友分开的故事时,开始痛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啊?都已经这么久了你还哭?!”看见了女同事的失声痛哭,我有得只是理智的制止。
我常以为我是理智的人。因为我在发现和你的不合适时,选择和你保持距离。但我却不知道理智的人,为什么也会有为了感情而哭的时候。
记得在当初得知你和他开始了恋情的时候,我便开始变得不对劲了。我常在讲堂上魂不守舍的发呆。我常在回宿舍后,将头埋在书桌上久久不愿抬头。我也常常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它总不知不觉的掉下来。
“鱼丸,你不舒服吗?为什么流眼泪?”室友看到我的不对劲时,关心的问我。
“没有不舒服。我也不知道眼泪为什么会自己掉下来。”而我也真的不知道眼泪它掉下来的原因。可能,可能我这是我拒绝承认我在乎的原因吧。
不对劲的日子维持了一段日子后,我也开始痊愈了。而我以为这次的痊愈是永远的免疫和痊愈了。但原来它只是暂时的麻木而已。我确实在离开大学的日子,遇到了一些愿意和我开始新恋情的女生。她们确实很优秀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会用各种各样的无聊藉口和幼稚举动婉转的拒绝他们的好意。
“你是Gay的吗?这么好的女生你都不尝试在一起?”每当朋友看见我婉拒好女生的时候,总会不解的摇头。
“可能是吧!我也不清楚。你要帮我检查吗?”而我也常用不认真的态度,回应朋友的疑惑。我并没有不清楚自己的性向,我只是太清楚自己的想法。当已经遇见过最适合自己的女生,你就会开始排斥其他人在感情上的邀约了。
我虽然在我们没有在一起的日子里知道自己对你的感情。但我也知道自己是个不勇敢的人。我没有勇气在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告诉你我对你的感觉。我也没有勇气继续用好朋友的身份继续维持我们的友情。我能做的,只有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留意你和他的近况。也因为这样的不时留意,我在十全十美的今天,看见了你们注册的消息。而我的感觉是从开始的错愕,到后来的强装镇定。
我知道我的心是酸的,一种揪心的酸。
我很想像平常那样,和别人一样嘻嘻哈哈的sms你给你祝福。我很想在很多人在FB为你留言恭贺的时候,假装不经意的给你祝福。但每当我想给你留些什么字的时候,我都会开始放弃。甚至我还将电脑关上,准备睡觉。但是我还是知道,虽然我们最后还是没能在一起。但是我还是很感激你曾经对我做的一切一切。
我感谢你曾经在我生日的时候,为我制作的玻璃瓶和手工盐。
我感谢你在我无理取闹,乱发脾气的时候,对我的包容和忍耐。
我也感谢你,曾经愿意为我付出你的感情。
你曾给了我感情,是我不懂得对你的感情珍惜而已。
今天,确实是你和他的大日子。而我也确确实实的希望你和他能相爱到白头。
祝福你们。

《花月佳期》-从误会到了解

昨天,我又重看了《花月佳期》这部还算蛮老的电影。

虽然在小学和父母一起观看的时候,我妈曾说,这部电影还蛮无厘头的。但如果我现在的记忆还没出错的话,当时还是小学生的我,在看完《花月佳期》后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更恐怖的是,现在每每重看的时候,我依然还是哭得稀里哗啦的。
我看到女主角在诉说着父亲从两个人变成一个人唱《胡不归》的时候哭了。因为我感受到女主角的父亲,在独唱《胡不归》时,那种想念离去的老伴的惆怅。
我看见女主角不顾一切的捧着电灯泡,心急的想回去营救男主角的时候哭了。因为我感受到当你真正爱着对方的话,你可以傻得连命都不要了。
但我知道,最最最让我感动的是,当已经互相了解的男女主角一起回到过去,看见之前俩人无聊的误会,无谓的争吵后相对一看的那一幕。当女主角幽幽对男主角说,“你其实也没有那么差,是我当时不了解而已。”的时候,我更是用力的将脸埋向枕头,心酸的抽泣。
我总觉得我很容易对号入座。因为在看到了男女主角回望过去,发现俩人当初是那么可笑的时候,我又不由自主的对号入座了起来。
我想起了中学的时候,经常和同样固执的颜同学为了无聊的小事而生气的那段过往。
我想起了最近因为自己的情绪,而用言语伤害了一些无辜的朋友的那场风波。
我也想起了,因为自己的无知和幼稚,在好朋友曾同学永远的离开的时候都未能和好的那段曾经。我记得当时的自己,还一度生气的责怪自己,为什么会为了那么无聊的事而一直不肯原谅在中学时代对我关怀照顾的朋友。我也记得,我绝对的生气自己的无谓坚持。
我们常为了一些自己的立场,而和身边的人争执的脸红耳赤。我们也常为了一些自己的坚持,而和身边的朋友闹得不欢而散。但当经过了一些日子以后,当情绪不再将自己充的满满的时候,我们才会发现,当初的坚持,当初的固执其实都还蛮令人费解的。我们也往往惊觉到,当时的我们其实都还幼稚的可笑。
如果你问我从《花月佳期》看见了什么?我会说,我从这部电影里看见了了解。它也实实在在的让我懂得了立场诚可贵,了解价更高的道理。

鱼丸的落选感言

如题,我落选了第四届大马中文部落格的最佳亲子部落格。

在部落格祭散场后,和那位陪我在槟城迷路的槟城朋友林同学一起到酒店附近吃夜宵。
“落选后,此刻的心情是如何?”自称直率的林同学这样问我。
“还好咧,真的没有失望。”我诚实的回答。
“真的吗?一点失望都没有。”自称直率的林同学继续这样的提出问题。
“没有咧。如果第一次参加,就给我入围,再给我得奖,那么我的部落格生涯就没有什么目标了。哈哈!”我还是诚实的回答。
正如我在会场上说的,对于入围,我真的只有感谢。
感谢大马部落格办的部落格祭,让我一次过的看完了很多很熟悉的部落客的庐山真面目。
记得在看完了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后,我总有着网路都是青蛙满街跳,恐龙满山跑的惊悚想象。但是这次部落格祭的出席,彻彻底底的将我原本网路无美女帅哥的错误观念给打翻了。因为我眼见的尽是天仙般的美女,潘安再世的帅哥们在我面前走动。原来躲在电脑荧幕前的,并不是一张张的青蛙恐龙脸,而是一位位的帅哥美女。我想我是时候多上网了吧!哈哈!
还有,我还是得感谢大红花的国度给我写部落格的平台。如果不是这些写部落格的平台,我都不知道要到那里发泄我心中的想法了。
还有还有,我必须感谢从昨天早上开始,一直给我传简讯问我成绩的朋友们。而且而且,还在知道我落选后给予我安慰。如果必须要我从中选出一篇最佳安慰信息的话,那绝对是简小姐的,“你人生又不是第一次输!”来得刻苦铭心。哇哈哈哈!虽然是贱了些,但这却是真话。这又不是我人生第一次输,所以不算什么。
当然,我绝对不会忘记感谢那个和我在槟城迷路的槟城朋友林同学。从酒店到会场只需要5分钟的车程,他尽然可以用去了40分钟。是时候好好认路了,朋友!
虽然是第一次的出席部落格祭,但是觉得很开心。因为两位主持人的表现都非常棒和可爱。当然,其他部落客在发表感言的时候,也都可爱得不行。当然,还有一班用心用力的筹委会人员的努力。庆幸着自己的出席,也感动于自己的参与。
最后,我想恭喜得奖的朋友。至于还不是时机上台领奖的我们,也的继续努力吧。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