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苦茶,一口蜜糖

记得两年前,面试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当面试通过了以后,依照公司的惯例,我必须做个全身检查。原以为通过了苛刻的面试后,惯例的全身检查只不过是个过程。一个毫无难度的过程。但也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让我大大的跌了一跤。

“你好像有高血压。”医生说。
“医生,你说什么?!”我仿佛听不懂医生的陈述。
”这不是确定的,你应该找个专科医生给你诊断。“医生继续将话给说完。
当我告诉家人这个不确定的诊断时,家人开始慌了。
“我们可能吃得口味太重了。”爸爸说。
“鱼丸,你要多运动。”妈妈紧张的说。
“可能是睡不好的关系吧,鱼丸几乎每一天都很迟睡。”妹妹开始加入话题。
就在家人都沸沸腾腾的讨论我的”不幸“和如何维持我的健康生活时,我选择大力的将房门关上,企图用大力的甩门声将房门外的一切讨论给隔绝掉。我记得当时房间里的自己很愤怒,也很伤心。我觉得愤怒和伤心,因为我不能接受。因为这之前的自己,一直很庆幸着老天爷给我的眷顾。我感觉庆幸,因为老天爷除了给我会考试的脑袋,他给了我不算难看的样貌,当然他也给了我还算高挑的身形。但我不明白,给了我一切美好的他,为什么还坚持的给我我所不要的高血压?
于是接下来的三天,我开始变得愤世嫉俗。我开始用呐喊回应家人的关心。我也拒绝接听任何朋友的电话关心。但第三天过后,我开始问我自己,”这是我要的生活吗?“。而我也知道,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决定振作,而我振作的第一步,就是预约了这方面的专科医生作个全身检查。
”Houston,we have a problem。“当我将我的问题告诉了医生后,这个年老但不失幽默的医生套用了Appollo 13里的一句经典句子来缓和我紧张的情绪。在他说,“Don’t worry,we face the war together。”后,我做了肾部扫描,我做了24小时尿液收集检查,我也做了相关的血液测试。
”你可能没有高血压,但我们要观察。一个月后再来复诊吧!“经过了一系列的检查测试后,医生这样对我说。
当自己选择了面对后,我开始从牛角尖走了出来。我也开始体会到了之前拒绝于门外的关心。
我知道妈妈是关心我的。因为她在假装怀疑自己也有着高血压的情况下,买了台血压测量器,然后还要求我每天早晚为她测量血压。当然,在我为她测量血压后,她会说,”我也”顺便“帮你测量一下。“。当然,还有她那每天醒来的一杯芹菜青苹果汁。
我知道我家人是关心我的。因为他们都毫无怨言的陪我吃清淡的白粥和青菜。虽然,虽然我知道他们偶尔会在外头偷吃。但是在家里的范围,他们都和我一样吃着我所吃的食物。
我知道我的朋友是关心我的。不然,他们就不会有的捧着”猫须草“中药,有的陪我跑步,有的还劝我开始饮用钻石能量水,唠唠滔滔的在我旁边说个不停。
一个月的复诊时,年老但不失幽默的医生告诉我,我不需要服用降血压的药品。因为我只是因为生活紧张和作息不正常而有了假性的高血压。
”这个月不好过吧!但也好,至少早点让你知道健康的重要。“最后,幽默的医生还不忘给我留下这样的教训。
这次的经历,真的让我有了很深很深的体会。我开始明白了健康的重要,至少现在的自己偶尔,真的偶尔还会跑跑步,运动运动。我也开始知道自己是备受关心的,至少身边还有着关心着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当然,我也体会到了人生并非永远顺遂的道理。因为一路走来都顺顺利利的自己,也有着掉入谷底的阶段。
我开始知道,人生是一口苦茶,一口蜜糖的互相交替。如果你觉得人生一直都是在喝着苦茶,那请你努力找寻蜜糖的甜蜜。可能,可能换个角度来面对和体会。苦涩的苦茶也可能转换成甜滋滋的蜜糖。
如果你不自我消沉,人生是没有永远的苦茶的。

原来离乡背井也需要勇气

在公司决定从马六甲搬去柔佛州的时候,我毅然的递出辞呈。而我辞职的原因是,我并不想离开马六甲。
“You ni memang anak manja lar。”同一个部门的一位马来安蒂在我辞职后,这么对我说。
我是Anak Manja吗?我想我是。因为在我走过了几段离乡背井的经历后,我分外的认同自己是Anak Manja的说法。
记得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全班同学都参加St.John所主办的两天一夜的生活营。而我,也不例外的报名参加。生活营的早上一切的活动都是开心的。因为我很开心的参与了扎营,打篮球和生火煮午饭等的活动。但当我发现夜开始深了,教练们煮的晚饭很难吃,地板也很凉很硬的时候。我开始想家了。我开始怀念家里24小时不停机的电视,家里暖暖的饭菜和家里软软的睡床。而我想家的冲动,就涌现在我的泪水里。然后换来的,就是一整骚动。当同学高喊着,”鱼丸在哭!“的那一刻开始,我身边就挤满了营长,教练和爱八卦的同学们。也在那一天起,我小学的生涯里,就背负着,”他不能外宿。“的标签。
同样想家的情况,也发生在我念大学的时候。当我帅气的背起行囊,潇洒的和家人说”bye bye“后,就跳上了朝槟城前进的巴士。我以为这一次会不同,毕竟我是已经19岁,准备开始大学生涯的大男生了。我怎么可能还像小五时,哭哭啼啼的小学生呢?这简直是笑话吧!想到这里,我还不屑的冷笑一声。
但当巴士渐渐开远的时候,我的泪水又开始不听话的掉出来了。
”我为什么要这样辛苦自己,选一间这么远的大学读书呢?“
在巴士上的自己,还一度这样怪责自己。因为我知道,这样的距离绝对是我在未来四年大学生涯里,少回家的主要原因。而我怪责自己的原因是,在填写大学自愿栏的时候,将所有的八个选择统统都填上了”理大“。
虽然现在,我总爱嚷嚷的说着自己想背包旅行的梦想。但当两位女性好友约我一起去新西兰流浪个半年的时候。我却开始丢藉口了。
”不行啦,我没钱。“我说。
”不用很多钱的,我们会在那边边工作边流浪。“两位女性好友尝试着说服我。
“不行啦,我怕回来后找不到工作。”我说。
“没关系的,我们一定会找到工作的。”女性好友还是不厌其烦的说服着我。
今天,两位好友已经辞掉了他们的高薪厚职,在新西兰体验着新的生活。而我,却还是坐在我的房间,对着我的笔电,写着属于自己懦弱的故事。
我常常冠冕堂皇的告诉别人,我呆在马六甲的原因是我想照顾我的家人。而其实我知道,主要的原因是我没有离开的勇气。因为我没有勇气离开属于自己的温室。
原来,离乡背井是需要勇气的。而如果你有这份勇气,请记得抓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