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觉不到的体贴

记得大学的时候,我是日夜颠倒的。

我会将夜晚的时间,都耗在上网聊天和煲电视剧上。周日的时候,我会的在接近三点多,四点的时候乖乖上床睡觉。而周末时,我则会在吃完早餐后,追寻周公的步伐。
但我有个很好的习惯——-我从来不缺课。尽管被戏剧逼得养成迟睡的习惯,但如果早上七点有课,我还是会在开课前,端端正正的坐在课室的一角。所以,每当傍晚放学后我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背包踹开,倒头呼呼大睡。睡到九点多十点时,才爬起来继续前一晚未看完的连续剧。
看到这里,你们或许会问,“你不需要吃饭的吗?”
那我会这样回答你,“我吃,因为我有位打包天使。”
大学时候的自己,就有位打包天使。每当我在晚上睡醒检查着手机时,就会看见手机里几通的未接来电和一封平躺着的信息。那几通未接来电是来自打包天使的。那封信息也是来自打包天使的。
“打了几通电话给你,你都没接。我猜你是在睡觉吧!所以帮你打包了食物。睡醒后来向我拿吧。”而信息的内容,来来去去都是同样的一句。
“又熬夜了哦,饿死你。”打包天使总是爱口是心非的说饿死我,但手里总为我捧着我爱吃的食物和饭后点心。
“我就知道我有位尽责的打包天使,不然我怎么会肆无忌惮的睡到这个时候。”而我总会嬉皮笑脸的回应着打包天使。
记得在大学的附近,有档很好吃但很臭拽的Laksa摊。它的好吃是不用解释的,因为它还未开裆就已经有长长的人龙排队等着打包。也因为这样的原因,那档Laksa的老板非常的臭拽。他拽的在11点开裆,在11点45分收档。他也拽得只在周末营业。而我却是个犯贱的人,我犯贱的将这档Laksa归类成我大学No。1爱吃的食物。我更犯贱的在周末睡到下午两三点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我虽然犯贱,但我却很幸运。我幸运得在每次睡醒后,都会看见手机里的几通未接来电和一封信息。而信息的内容,都是,”我已经给你打包了Laksa,睡醒后来跟我拿。”
“如果我不帮你打包Laksa,你身边的人又要被你的坏脾气给波及了。”而这就是打包天使为我打包的原因。
前些日子,看了岛田洋七的《佐贺的超级阿么》。而里面有句让我非常频频点头认同的句子,那是“让人察觉不到的才是真正的体贴,真正的体贴。”
很多人以为体贴都是在口边的,因为他们常常迫不及待的告诉身边的人。
“幸好有我,不然你事情就大条了。“
“如果不是我,你就惨了。”
对于这样的体贴,我会有冷淡的回应,"我可没要求你那样做啊。“
但对于打包天使的举动,我却分外的感动。因为她给我的,是发自内心的关怀。而这样的关怀,会让人觉得分外的温柔,分外的体贴。
我认为体贴,是付出的人用察觉不到的方式,让接受到的人,在往后的日子深深感动不已的一种举动。
如果你问我何来那么深的感触。那我会告诉你,是打包天使让我体会到这样的一份感动。

纠缠?!不如放手

前些日子,自己的一个男性好友和女友分手了。男性好友说,他很难过,歇斯底里的难过。

“我只不过是一时气话的分手,她却镇定的接受了。”男性好友说。
“当过了几天,我恢复了理智后,我开始后悔了,但她却告诉我,她还没准备好。”男性好友接着说。
“现在也已经是好几个月后的事了,但她却告诉我,别再纠缠着她了。”男性好友继续的把话说完。
听完了男性好友的话后,我什么也没说,因为自己对于感情的事情,也不是那么的了解。
当女生接受男生的气话分手时,我会将它解读为,“好,你想分手就分手,”的不冷静回应。
当过了几天,女生说她还没准备好的时候,我会将它解读为,“你生气,我也生气,我也需要时间来沉淀。”。毕竟,有些争执是需要时间来给予冷却的。
但当过了几个月后,女生冷冷的告诉男生别再对她纠缠时,或许,我们就应该把它解读为,“对不起,我已经不爱你了。”
我知道男性好友很伤心,因为他为了挽回和女生的感情,而一再的在女友的住处楼下苦苦等待。他的苦苦等待,只为了那一次又一次的解释。
我知道男性好友感觉崩溃。如果不是因为情绪崩溃,男性好友就不会一再的给女友传信息。而每封信息都带着泪水的重量。
”你知道吗?我已经分不清楚对你的感觉了。分开的这些日子,有时候,我会觉得很爱你。但有时候,我却很恨你。有时候,我开始想念你。而有时候,我却想把你给遗忘。我真的已经开始不了解自己的感觉了。我想我是疯了。“
我知道感情的事,不是说离开就能离开的。毕竟我也尝试过离开的痛苦。
那种不知道为什么,泪水却一直从眼角掉出来的痛。
那种不知道为什么,心一直纠结着的感觉。
但如果对方已经不再对自己有感觉了,自己一切挽回的举动,都会显得窝囊。
”这个男生为什么会那么的窝囊?我都已经叫他不要再在我楼下等我了。“不再喜欢自己的女生,可能会这么不耐烦的说。
”这个男生为什么那么的窝囊啊?我都已经告诉他我们没可能了,为什么他对我还是一再的纠缠啊。“不再喜欢自己的女生,可能可能还会为此感到困惑。
有时候,窝囊的纠缠,不如坚强的放手。
选择放手,可能还会为曾经的美好,留下一点点的自尊。

Dear Friends

前几个星期,和3个好友到Port Dickson游玩的晚上。我们选择逗留在房里,那里都不去。

大头鬼说,“今晚大家都别想那么早睡,我们要聊通宵。”。然后,我们就开始我们的聊天。
我们聊感情,我们谈近况,我们说家庭,当然我们也讨论着婚姻。我们的聊天过程是舒服的,因为我们都坐在床上,盖着被,吃着巧克力和喝着冷冷的汽水。这种感觉,就像回到小学生活营般的无忧无虑。但当置身无忧无虑的那一刻,我竟然有种伤感的感觉。我感觉伤感,因为我还是察觉到了我们已经不是小学生的事实。
“这一次Port Dickson之行过后,我想我们都很难会再这样一起出来玩了吧。”当我说完了这一番话后,换来的是大家的一阵沉默。
最近,身边都充斥着已婚人士。而已婚人士的话题,都是孩子的补习班,孩子的兴趣班,还有孩子的起居饮食。
“我的孩子这个星期有考试,今晚我一定要好好给他来个恶补。”陈小姐说。
“我周末的时间表是,载孩子去学游泳,然后去kumon,再来就是去补习班。”刘小姐接着这样说。
”明天,我要早点起身准备便当给我的孩子。“陈小姐继续说道。
“那么你们和朋友相处的时间呢?”当听完了陈小姐和刘小姐的对话后,我感觉好奇。我会感到好奇,因为我在整个谈话的过程中,没有听到她们讨论自己的私人时间,更甭提和朋友的相处空间。
“和朋友出去玩?别傻了,我们忙孩子都忙不过来了,哪来的时间和朋友出去玩?“刘小姐和陈小姐异口同声的说。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结了婚,生了孩子后。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会用在孩子和家庭上。而我的恍然大悟里,其实还带着一点点的伤感。我的伤感,并不是因为结婚生子。毕竟结婚生子是件幸福且甜蜜的事,而教育孩子更是世间最伟大的任务之一。我之所以伤感,因为我发现当走进了婚姻生活后,和朋友的相处时间相对的变得越来越少了。尤其,当自己正身处于,”走,我们结婚去。“的无悔年龄。
我不会阻止自己和别人结婚生子。因为正如我之前所说的,结婚生子是件幸福且甜蜜的事。但我会阻止朋友之间的不联络。朋友,就算我们将来不能像现在般的说走就走,说玩就玩。但是,我们还是能带着自己的家人一起出来家庭聚会的。
毕竟,家庭诚可贵,朋友价也高。

我不相信

记得在刚刚出来工作的第一个星期,就和一个性格极像我父亲的部门主管发生争执。

“鱼丸,你要保护你自己。所有修改或协议都要经由电子邮件。我不要口头承诺,我要黑与白。”那位性格像我父亲的主管这么吼叫着。
“我相信他。”听完了主管的吼叫后,我自以为有原则的丢出这么一句,然后还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主管的办公室。
当时的我选择相信,因为我总认为,每个人都有值得相信的地方。
虽然最后主管还是对了。我因为经验不足而被设计了。但我还是固执的选择相信。直到我离开公司的前一天,当部门主管对我说,”鱼丸,小小的建议。往后的日子要懂得保护自己。“时,我还是选择相信。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会比选择不相信来得可悲。虽然,虽然我还是很感激主管的语重心长。
有人说,”在变幻的生命里, 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 “。对于这句话,我深表同意。因为一转眼,它就偷走了我三年的工作时间。

也在工作了三年后的愚人节这天,有位同事这么对我说,“当我告诉其他同事我想在愚人节欺骗你的时候,其他同事告诉我,你并不容易骗。因为你不那么容易相信人。”。
听完了这位同事的这一番诉说后,我还真的有种晴天霹雳的感觉。我觉得晴天霹雳,因为我不能接受曾几何时口口声声说信任的自己,已经变成别人眼中不容易相信别人的人物。当自己好不容易从晴天霹雳的情绪中苏醒过来的时候,我才终于发现自己对其他人的不信任。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经常有着以下的口头禅。
“可以by Email吗?”当其他同事有所要求或更改的时候,我会这么说。
“少来,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当我觉得其他人在演戏或说谎的时候,我会偷偷在心里这么说。
在变幻的生命里,岁月,原来真的是最大的小偷。它不止偷走了我们的青春小鸟,还偷走了我对其他人的信任。
而我也开始觉得可悲,因为我曾说过,“没有什么会比选择不相信来得可悲。”
但我也发现,最可悲的事其实不是不能选择相信别人。最可悲的是,你只能选择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