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吊

推薦

年轻的时候很喜欢张小娴。

一点点的寂寞、淡淡的伤感、再加上少许的惆怅,就道尽了街头吴先生、街尾张小姐那平淡但又切身的爱情故事。而每每在翻阅完张小娴的爱情故事后,还会留下少许的唏嘘感概。这样的感慨尤其发生在阅读完《面包树出走了》这本小说后来的更为的激烈。

《面包树出走了》里有着这样的一段让我印象深刻的凭吊失恋治疗法。

“所谓凭吊治疗却悲情许多。为了一解思念的痛楚,唯有去凭吊已逝的爱。比方说:每次想起他,便在他的房子外面徘徊,回味和他一起的时光。又比如说:趁他不在的时候,再一次来到他的家,趴在他的床上,赡仰爱情的遗容。” —— 摘自张小娴《面包树出走了》

凭吊一份逝去的爱,真的能够稍稍的减少思念的痛楚吗?

说真的在和你分开后,我一直不敢去翻看我们之前的照片和信息记录。你给我买的小礼物都一直原封不动的放置在家里的收藏间。因为我知道凭吊并不会减少思念的痛楚,它只会让我更为的想念你。前几天当我拆开你给我寄来的包裹时,我突然感觉到一阵的酸。因为这份包裹又让我想起了我一直不敢想起的你。

谢谢你提早给我寄来了生日礼物。

我知道你也是时候放下不适合你的我了,所以提早给我寄来了生日礼物。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我很难会再遇到一个像你那么宠我、爱我、疼我的人了。但我也知道当一份感情一直处于吵吵闹闹、分分又合合的状况底下,辛苦的只有你和我。所以我们都选择了分开,虽然我们分手分的并不怎么的愉快。

真的不要再联络我了好吗?好好的过你的生活好吗?当有一天我觉得释怀的时候,我会好好的凭吊着我和你的那一段过去。因为,你真的给了我很多很多的回忆。

愿你一切都好。

 

我那没有手机的青春年代

推薦

每当朋友聊起当年往事的时候,我都会在一旁微笑不作声。
“鱼丸,发表个两句咧。你怎么一直不出声?”。朋友忍无可忍的时候,就会大力的摇晃我的肩旁,如此这般的对我说。而我还是继续的微笑,然后摇摇头不作声的。但当朋友逼的急的时候,我也会如此这般不要脸的回答。
“对不起咧!你们的年代我来不及参与咧!我都是听 Justin Bieber的歌曲长大的咧!”然后还会犯贱的挤眉弄眼,沾沾自喜的哈哈大笑。当然,换来的就是女猪朋的连连白眼和男狗友的拳打脚踢。
我明明就一脸21岁的样子嘛,为什么要逼我承认我已经31岁的事实呢?对不对?你说对不对?!
但是前几天,和一班和我一样三十几岁的老朋友聊起的当年话题,却让我欲罢不能了起来。而我们聊的,就是在大哥大开始流行,而普通手机还没普遍的被使用的时候,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
我记得我当年家里的电话是这样的。

橙色的外表和几个简简单单的黑色数字键。而数字键底下的重播键,在当年来说已经是个极之了不起的发明了。至少,至少对我这个乡下仔来说是真的很了不起的一项功能了。哈哈。
小学的时候,家用电话对我这个懒虫来说,最最最大的功能就是问功课。
“阿辉啊~那个明天要交什么功课啊?”在聊完了功课后,当然顺便聊聊下午看的baja hitam(蒙面超人)的剧情有多精彩的。然后当然还不忘了聊聊即将在晚上播放的Ultraman(奥特曼,《爸爸去哪儿》教会我的用词)可能有的峰回路转。
青春期的阶段,开始对打电话感到恐惧。尤其。。。尤其是给女生打电话。因为接电话的往往是女生的母亲。而大部分女生的母亲,往往都会认为打电话到家里找女儿的男生都是男性荷尔蒙过盛,想要和自家女儿谈情说爱的大野狼。真的。。。我真的曾经有过那样的恐怖经历。
“你是哪位?住在什么地方?怎么认识我女儿?找我女儿什么事? ”打通电话的那一刻,如果再加上一道朝我脸上照射的灯光的话,活脱脱像被禁锢在审问室被审问的嫌疑犯。而我,只差没在电话的另一头崩溃的大喊,“不!!!!!!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由于不堪拨电话的巨大精神压力,我开始用糖果贿赂了我的妹妹 。伯母在听到女生的声音后,什么戒备也松散了。但这样的贿赂,也有被嫌弃的一天。
“你是不是男的啊?打电话都不敢 。”终于我还是得自己打电话。但原来伯母并不是那么可怕的。因为在认识和了解过后,聊得欲罢不能的,反而是我和伯母。
“妈~到底是找我的电话还是找你的?你们慢慢聊啦~”原来洗脱嫌疑的犯人还是有和审问官员和平相处的一天。
而外出的时候,我们沟通的方式就是以下的小橙。

然后再进化一点的,就是可以插电话卡的小蓝。

当年和朋友约会的话,都要将时间和地点说的清清楚楚。时间到了后,就要死死守在约会的地点,一步都不能离开。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错过了对方。而如果在等了很久以后,还是没等到朋友的身影的话,就要去距离不远的公共电话打电话给友人。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打电话给友人最关键和必须问的问题是。。。
“xxx什么时候出门的呢?”因为。。因为伯母不同的回答,都会决定了朋友即将被对待的命运。
情境一:
“XXX出门很久了哦~怎么还没到吗?” 然后,换来的就是自己和伯母的一整穷担心。
“伯母,别。。别担心。XXX到了后,我叫他给你打电话。”
如果是情境二:
“XXX才刚刚出门哦。”这是换来的是我咬牙切齿,却还必须强装礼貌和微笑的说,“谢谢伯母。”。当然心里还会忍不住的犯嘀咕,到了你就知道。嘿嘿~!
如果真的是情境三的话:
“你有没有搞错!!!我在这边等了半个小时。你还在家里给我接电话。”然后就是另一波的!@#%……&×()×)——&。
当年资讯还没那么进步发达的时候,我们也确实还活得单纯可爱的。如今,大家都在纷纷用着whatsapp,line,和不知名的通讯软体聊天的时候,都已经忘了家里那已经不再需要付费的家用电话。
你们有多久没有听到家用电话响起了呢?
而我家的家用电话每晚都在响。因为。。。因为我的亲爱的会给我打电话。
哈哈。。。又是时间和我的亲爱的聊电话了。再聊吧~

(以上图片均为网络图片)

 

 

 

 

 

聚会 + 素食推荐:天苑精进料理坊

推薦

掐指一算,本人已经吃了近十个月的素食。从肉食者到素食者的转变期间,很多身边的朋友纷纷的给我投来,“为什么突然吃素?”的疑问。关心的朋友会问我是不是健康出了状况才有这样的转变。而嘴贱的朋友则会问我是不是为平时造的罪孽祈福。对于他们的疑惑,我都摇摇头给予否认。

“我只是突然想吃一年的素食!”而我的答案就是这么简单。而了解我的朋友也会不再追问。因为。。。因为他们都深谙我那想做什么就做的个性。

自从开始吃素以后,我最爱的搜寻项目就是每个地方的素食好料理。今天我要介绍的,正正是我吃素期间吃到顶呱呱好吃的素食餐厅。

如果不是这样一个KL老同学聚会,也如果不是要到TBS(Terminal Bersepadu Selatan)接那位没有方向感的李小姐的话,我想我也很难有机会再到会这间餐厅,找回那一份曾经的美味。

顺便给大家看看在车站等到无聊的我的一些无聊图片。

(等李小姐等到无聊时的无聊照片。)

(假装接机但其实只是接巴士的照片。蓝色衣服的李小姐还想装死不认识我。)

看完了照片后,我想说的是,我只是一位幼稚的31岁大叔。也感谢那位一直说我幼稚,但还一直配合我、帮我拍照的罗先生。

接了李小姐后,我们就迈向颇为靠近的目的地吃午饭—蕉赖(cheras)的天苑精进料理坊。

李小姐和罗先生被琳琅满目的菜单给吸引了。而我就毫不犹疑的选择了我第一次吃的辣巴泡面。一份我觉得好吃到我连碗都想一起吞下去的泡面。

过了几个月的时间,好吃的味道还是没有改变。我真的差点连碗一起给吃下去。

(你看到啦!)

(没有啦!)

辣巴泡面的味道浓郁,微酸加上微辣的味道真的是开胃到可以连吃上两碗。更要命的是那些细碎的柠檬叶的香味真的是香到一个不行。再配上那特别Q弹的泡面。真的是好好吃啊!

李小姐和罗先生点的食物虽然好吃,但我也不多说了。我想说的是另一个店里好吃的面包。

话说,吃饱离开前,由于之前吃过的缘故,我买了两个面包。这个让人吃了停不了口的面包。

一夜狂欢聚会后,还在赖床的朋友继续赖床。早起的我和李小姐在梳洗过后,我给李小姐递上前一天买的面包。

“等一下不是要去吃早餐吗?现在还吃?而且我刚起身吃不下什么的哦?”李小姐唠唠叨叨的长篇大论。

“吃一口再说。”

在李小姐吃了一口这个塞满了杏干、核桃、芝士的面包过后,她开始欲罢不能了。一直不停的“再给我一口!再给我一口!”的要求下去。

“好吃吧!”接下来就是我得意的嘲笑。

人生就是应该这样,开心的聚会,快乐的吃好吃的食物,当然还有免费的在大红花打广告。

我单身哦!快来交朋友吧!哈哈!

有兴趣交朋友的可以和我交朋友,有兴趣去以上推荐的餐厅的朋友可以照着以下地址前往吃素。

天苑精进料理坊

5,7 & 9, Jalan 3/93 (Taman Miharja Jalan Cheras), Cheras, Selangor

 

一路有你

推薦

新年期间,看了三次的《一路有你》。

第一次看的时候,眼泪流的一塌糊涂。看见爸爸给女儿重煮长寿面线的时候,就开始莫名的喷泪。看见爸爸和一班老朋友从儿时斗气斗到老,再在老朋友离世时的感伤和不舍时,眼泪又开始流了下来。看见爸爸和外国女婿从偏见到了解,爸爸把女儿交托给女婿时的语重心长,我又又开始流泪了。看到大家锲而不舍的为了逝世的老班长圆梦的时候,我又又又开始感触了起来。

我的感触还在散场的时候被坐在我前排的一位大约5-6岁的小弟弟以高八度音量给揭发了。“妈咪妈咪,那个gor gor哭!!!”。然后坐在一旁的妈咪,迅速的捂着小弟弟的嘴巴。“小孩子不要乱讲话!”。哈哈!当时的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可能是我长得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那位妈咪才会显得那么的惶恐吧。

然后,自己在接下来的日子平静的重看了两次。在平静的重看过程中,我从电影中看见了家人在传统中的执着,再从偶尔摩擦的相处过程中学会了了解和接受。当然,我更看见了我一个女性好友相同的际遇。

我见证了这位女性好友和她的外国爱人的开始与过程。

“你不觉得他喝酒过后,会有种疯疯癫癫的感觉吗?我觉得这样很可怕咯。”。去新加坡玩的时候,我都会住在这位从马六甲到新加坡为生活打拼的女性好友的家里。在女性好友第一次介绍我,她在新加坡认识的男性“好朋友”的晚上,女性好友就“假假”的和我诉说着这一番她对这位外国“好朋友”的不满。而我记得当时我的回答是,“少来,明明就喜欢人喜欢到要命!”。而女性好友的“假假”根本藏也藏不住,也在这位外国“好朋友”(据说当时还是好朋友)给予她的生日惊喜的时候噼里啪啦的露馅了。当女性好友在毫不知情的状况底下,看见了这位外国“好朋友”出现在马六甲的时候,那种用手刀快跑然后飞扑拥抱对方的举动大大的印证了我说的那所谓的“假假”。“看吧!我就说她明明喜欢他喜欢到要命啊!不然怎么会这么飞擒大咬咧?!”。当然,不能少了我在一旁,一贯的揶揄。

根本也不需要什么掐指一算的老土说法。不出几日后,这位女性好友就和这位外国“好朋友”快快乐乐的走在一起了。两个人在一起确实很开心的。尤其能以手刀的速度将外国“好朋友”变成外国“男友”,这不值得开心吗?但感情终究不是两个人的事。很多时候,它会牵扯到身边的人。譬如说,和我们最亲近的家人。

“我妈问我说,为什么找一个不会说华语的(男友)?”。女性好友在第一次带这位外国男友回马六甲过年后,和我们分享了她母亲的小小埋怨。“一边是亲情,一边是友情,妳要怎么选啊?”。一旁的我们,还在不停的煽风点火。“不管了,我的终身大事当然选我自己喜欢的啊!”。然后,在接下来的聚会中会看见,这位一直嚷着“不管了”的女性好友在我们面前训练外国男友说华语的有趣景象。我不禁偷笑。明明就很在意家人的认同,却还是“假假”的装作不在乎。这应该就是我们这一辈常有的口是心非吧。

接下来的几次聚会,还是听见了女性好友激动的分享着父母的埋怨。“我带他回家,我爸左一句将来我们会很难沟通!右一句真的找不到华人男友了吗?我爸妈根本不了解我。”。庆幸的是,外国男友依然的乐观和了解。他都是在一旁微笑,然后不停的对女性好友说“cool down,cool down。”。

就在多次的相处下,女性好友的父母似乎看见了外国男友的乐观和真诚。渐渐开始听不见他们埋怨这位外国男友的出现了。也渐渐的,多了大家一起外出的活动。

记得在女性好友和外国男友准备婚礼的时候,我曾经私底下和外国男友讨论过过大礼的习俗。“你知道我们华人在结婚的时候有过大礼的习俗吗?”“不知道诶,是不是一定要进行的呢?”“嗯,我想如果有的话,XX家人应该会很开心吧。”“只要我的爱人和家人都开心的话,那就做吧。”。当我听到外国男友跟我这么说的时候,我确实感动了。有什么比得上找到一个在乎自己感受的另一半更值得庆幸的呢?有什么比得上,找到一个对自己体谅和关怀的另一半来得开心呢?当时的自己,很想大大声的告诉女性好友,“妳真的“执到宝”了!”。当然,我真的真诚的为我的女性好友找到一个好男人感到开心。

而最让我感动的是,在敬茶礼的时候,女性好友的父亲对外国男友的这一番话。

“我不会说英语,我也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我没有什么要求,只是希望你好好的照顾我的女儿。”然后一向寡言的父亲眼角泛着泪光的将外国男友端的茶给喝下。这时候女性好友已经哭得稀里哗啦,而眼浅的我们也跟着在一旁悄悄擦着眼泪。谁说父母只会埋怨?谁说父母不关心自己的感受?父母只是怕言语上的障碍,阻止了自己了解女儿及女婿将来的种种可能而感到不安。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埋怨父母的守旧和不开通。但只要试着去了解和相处,我们就会看到父母执着背后的关心。假以时日,父母会看得见我们的真诚。假以时日,我们也会看见父母制作背后的关心。这不就是《一路有你》带给我的领悟吗?

 

当时的月亮

推薦

昨晚和一位比我稍年长,可是我却一直称呼他为“细佬”(小弟的广东说法)的网友餐聚。

我们聊了好多好多。

对于初次见面的朋友来说,我们确实聊得太多了。我们聊出国旅游的趣事。他告诉我从伦敦到法国所发生的点滴,还给我分享了成晶体状的雪花照片。我们聊了工作事业,他也分享了他对于工作上的抱负和理想。我们聊家庭生活,他也告诉我关于周末回家照顾生病的母亲的经过。很久没写亲子文的自己,在听了这位朋友的分享后,突然想为这位在每一次工程完成后,带着母亲巡视成果的孝顺孩子写下他和母亲的故事。

当然,我和这位朋友也聊起了那段哭哭啼啼的日子。

他说,他也曾经经历过那爱的要生要死阶段。他说,他曾经也经历过那样一段哭哭啼啼的过去。而他的哭哭啼啼,甚至还惊动了家里大大小小的成员。

“看,当时的月亮。。。”然后,他突然笑着哼起了王菲的《当时的月亮》。在这突如其来的哼唱后,他告诉我,一切都会过去的。他说,十年后的现在想起当时的哭哭啼啼,有的也只是淡淡的会心一笑。

虽然这位朋友将这一切说得平静,但我还是在他的眉间看出那么一点点的感触。曾经付出了很深的感情后,就算事过境迁以后,还是会在心里残留下那么一点的记忆的。

分开确实是悲伤的,但过去的还是会过去。我知道自己还在整理着自己的情绪和心情,但我深深知道自己还是相信着爱情的可能。所以,很想告诉这个“细佬”这个关于相信爱情的信念。希望他也能在某年的那一天找到一个和他一起分享快乐,分担悲伤的伴侣。

昨晚为这位有钢琴控的朋友弹唱了王菲另一首经典,今天就在这里为他送上王菲的《当时的月亮》吧!谢谢你的开导,还有谢谢你的earl grey tea,细佬。哈哈!

 

 

说好的阿里山樱花呢?

推薦

上个星期五,连续打了近两百通的电话后,终于把电话给打通了。八分钟的通话,虽然偶有情绪、偶有平静的。但确实的,也大概了解了大家分开的理由。

“已经没有感觉了。”。这确实是个不得不分开的理由。

在了解了大家分开的理由后,我一直嚷嚷的告诉艾施说,我终于可以给Jo写那篇答应的“爱情,我拿得起放得下。”了。一直到昨晚,和朋友在KTV房里唱着江美琪那要命的《东京铁塔的幸福》时的决堤崩溃。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离真正放下还是差着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如果不是因为还没完全放下的情绪,眼泪也就不会在不知不觉中随着歌词里一次次的Good Bye而悄然落下。

我曾经问自己,“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我有必要那么的难过?那么的放不下吗?”。但每当细细回想我们曾经拥有的那段回忆后,我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分开后还是那么的难过、那么的放不下。那都是因为,我会怀念。我会怀念夜里那段“有的没的”的聊天内容。虽然我知道,这只是彼此生活中的一些鸡毛蒜皮事。但一段感情的相知相惜,都是来自于这些小事情的分享。而这些所谓的小事情,就是将爱情变大的填充物。我当然也怀念当你将头枕在我的脚上,和我诉说着你和家人的甘苦经历,在事业上遇到的挫折成就的那些夜晚。我会在你给我诉说的时候,忍不住的在你的额头上亲亲。我要的恋爱其实很简单,简单的只要在家里聊天说地,偶尔的拥抱慰问,那就已经够了。我更怀念的是,当你生病时,我吃土司边你吃土司的那段经历。你嫌我唠唠叨叨的像个长者,但我就是坚持不让你吃那会发热的土司边的那段回忆。两个人选择在一起,不就是到老都要互相的照顾吗?

当我感觉到你那渐渐冷淡疏离的回应后,我确实慌了。我开始审视着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做少了,什么部分疏忽了,抑或什么时候引起你的不舒服了。但我问的也只有我自己,我从来没有和你谈谈我们之前是不是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我想,这都跟我那寥寥无几的恋爱经验有关吧。可能早在什么时候,我们的沟通已经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

然后,我在彼此渐渐冷淡的过程中开始情绪了起来。那一晚情绪的信息你和你提分手后,我以为自己自己能够从渐渐冷淡中的感情中得到解脱。但原来我并没有得到所谓的解脱。相反的,我还变得傻傻的。我傻的告诉医生说,“医生,我睡不着,能不能给我开点安眠药?”。我傻的在开会进行的时候,眼泪不受控制的留下。我更傻的在每次掉眼泪的时候,告诉自己不准再哭了。

朋友问我,之前那个偶尔潇洒、偶尔漫不在乎的我跑哪儿去了?我总是强作自然的说,“闭关去了。”。

说真的,我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年纪?我从来不觉得九岁的差距是一种什么样的问题。但我确实偶尔幼稚了,偶尔闹情绪了。距离?距离确实让我们接触少了,了解也变得难于迅速加深了。沟通?我确实不那么懂得和情人的沟通方式。我常常只会将自己的情绪往自己的肚子里吞,然后在堆积的不能再堆积的时候爆发出来。原来这些种种、种种的加和就是感情的致命伤。

真的不好意思,那天告诉你我不去台湾了。我记得曾经告诉过你三月的台湾行,要和你一起到阿里山看那满山的樱花。其实在规划这次的行程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幻想着和你在樱花眺望台里相拥,然后还会情不自禁的在樱花飘落的时候亲亲。我也曾经幻想着和你在十份老街上放天灯的情景。当然天灯上要写着白头到老的老土字句。基于这些甜蜜的幻想下,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调适到以朋友的立场一起游台湾。真的不好意思,就把这当作是我不能为你履行的承诺吧!

这些失常的日子里,真的很感激那些陪我一起哭一起笑的好朋友。虽然你们经常叫我,“醒醒吧!”。但却还是会陪着我一起难过。当然也很感激来给我加油鼓励的花友们。这里确实是我发泄情绪的出口。你们的留言也真的温暖了我。至于Jo,答应的“爱情,我拿得起放得下。”也不写了。当我真正放下后,我会回来给大家写一些属于我鱼丸的故事。

我会放下的。可能就在那么样的一天。当我哭也哭过了,笑也笑过了后。我就会放下了。说好的阿里山樱花给不到你了,只给你在网络上抓了张照片。希望有一天你会和你一起在樱花纷飞的环境里交换爱的承诺。

祝你幸福

 

有没有不流泪的药?

推薦

为了一段逝去的感情,眼泪流了整整的一天。但如果不是当初爱的甜蜜,现在也不会来得那么的痛苦。

刚刚突发奇想,有没有人在研制一种停止眼泪的药。那么在为感情流眼泪的朋友就能够将自己的眼泪收给自己。

好了!今天就痛快的哭吧!明天起,生活还是要过的。

 

原来这就是爱情

推薦

“他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每当听见身边的朋友这样投诉他们的另一半时,我不是笑着摇摇头,就是嘴里哼唱着,“爱情已经过了甜蜜期,多说也是无益。”(张惠妹《我恨我爱你》部分歌词)。对我来说,这样的投诉都是一种无病呻吟的表现。

昨晚,不晓得是不是一个人度过那属于温馨欢乐的平安夜的缘故,抑或是情绪病来袭的关系。我竟然开始多愁善感了起来。多愁善感?!哈哈!或者我应该用在前段所提及的”无病呻吟“来形容会来得更为贴切吧!

我无故怀念起他在飞机上联络我,而被机舱人员阻止的那段小插曲。我突然想念他在杭州旅行时,在没有网络数据的环境却还尽力的给我传信息的那几天。我更无端的想起,在我们想准备开始这段算是远距离的关系时,他告诉我,”我会努力经营咯。"时的那一份坚定与感动。

在这些无故、突然、和无端的思想起后,30岁的自己开始像小婴孩般的情绪了起来。接着,就是我向R友人的一番无病呻吟。

“说真的,一段感情还在不太了解对方的情况下突然去到生活化的阶段,我会开始变得没有信心。我会在不了解的情况下猜测,猜测大家是不是已经开始腻了这样的一段关系。我会猜测,因为我还没去到完全了解对方的那个阶段。”

在我的一连串的呻吟后,R友人一再的重复告诉我,“你想太多了。”。然而在我和R友人呻吟到快睁不开眼睛时,我戏剧性的收到了他的信息和电话。基于不想在情绪不稳定的情况下谈这样的一种不肯定,所以就草草的结束了通话,然后倒头昏睡过去。

在一晚的情绪病后清醒过来后,自己确实也稍稍的清醒了过来。刚刚在和S小姐提起了我前一晚的这一种情绪时,一向来没有新意的S小姐语重心长的对我这么说。

“谈一段爱情是不简单的,我和他也在开始的两三个月后突然急速的归于生活化。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有些许的不确定和不习惯。我会感觉不确定,因为我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真正的了解他的想法和感受。我会不习惯,因为从甜蜜期去到生活化的转折确实需要时间适应的。但这不就是爱情吗?在不同的时候,学习调整着不同的自己和对方。也就是这样的不断的阶段的调整,我们才会彼此的了解和配合啊?!”。

这样的说法,确实没有什么新意且稍嫌老土。但却真的让我有种当头棒喝的效果。原来一段感情是要经过不断的阶段,才会换来更多的了解和配合。

我想我也稍稍的懂了。原来,原来这就是爱情。

 

 

Tosai Masala 的小故事

我对食物有点小偏执。

我喜欢吃云吞面,所以每次到小贩中心时都会毫不犹疑的只order云吞面。我喜欢热腾腾并带点辣辣的姜汤豆腐花,所以每次下班经过Pasar Malam的时候都会外带一份来慰劳慰劳自己。我喜欢带着微微牛油香的Roti Canai,所以每次光顾嘛嘛档的时候我也只会,“Bos,roti canai satu!”。当然,我只对食物偏执,并没有对数量也有着同样的偏执。偶尔很饿的时候,我还是会dua甚至或tiga的添加上去。

在不久的日子前,认识了这样的一个VIP。一个我认为和我一样也有着小小偏执的VIP。

记得我们第一次在一家印度餐厅吃早餐的时候,我和这个VIP有了这样的一番对话。

“要吃什么?”VIP这样问我。

“当然是Roti Canai satu啦!”我还是毫不犹疑的坚持我所谓的坚持。

“你吃过Tosai Masala吗?一种Tosai 夹着马铃薯的印度食物。”。VIP这样的给我解释。

最后,我还是坚持了我的Roti Canai。而VIP则为自己点了一份Tosai Masala。当时的我在想,Tosai淡而无味,尽管硬硬的为自己夹了份马铃薯,它也不过还是一份Tosai。错了错了,只不过是一份夹了马铃薯但还是淡淡的Tosai。

当我和VIP的食物都端上桌后,VIP分了些盘中的Tosai Masala给我。说真的,我真的真的没有对那夹着马铃薯的Tosai抱着什么期待。对我来说那只不过是另一份没有味道的Tosai而已。但碍于礼貌的缘故,我还是尝试的往嘴里送。就是这样的一口尝试,我彻底的改观了。微咸且带着微酸的Tosai,再加上热腾腾的马铃薯后,那种好味道会让人不自觉的模仿《食神》里的薛家燕般大喊,“好!好!好!”。

这时,VIP骄傲的眼神向我投射了过来,“是不是很好吃?!”。而我的答案,在我一直继续的吃着VIP盘中的Tosai Masala的举动中清楚的表露无遗。

我常偏执的认为我所认为的都是正确的。就像我一直认为roti canai是最好的那般偏执。但其实,我一直没给Tosai Masala机会一样。我也偏执的认为我已经江郎才尽了,所以一直没回来我的家屋继续的分享着我那无聊的感受。但原来,原来我一直没给自己那另外的一次机会。

我回来了。哈哈!希望我还会一直一直的写下去。正如我会一直再一直的给Roti Canai以外的食物另外的机会一样。希望大家也给个机会,来看看我无聊的心情分享。

 

原来大便也需要勇气

我曾经是个有包袱的人。经济包袱?不是。家庭包袱?也不是。感情包袱?更不是。我有的,是万人中难得一见的偶像包袱。

我大学的系友兼室友经常向外透露说,我在房里和在外简直是两个人。在房里的我,披头散发、油头垢面、眼神涣散和衣衫不整的。而即将外出时,我会梳洗干净,然后再换上我的“战衣” 。我室友更说,当他看见对着镜子,抓着头发的我,将涣散的眼神换上坚定后,他会突然发冷,身体还会不受控制的直打哆啰。心里更会嘀咕说,“阿弥陀佛,真的好猛,又上身了。”。

因此,曾经一直以为自己是偶像,也一直把自己当偶像经营的自己,一直坚信着“偶像是不会大便。”的大道理。也在第一天踏入大学,且深深明白日后必须在宿舍和几十个同学一起公用厕所的自己,显得为难。

“惨了!我必须在人来人往的厕所大便!!!”这就是我大学第一天的心里呐喊。

大学宿舍厕所确实人来人往的。同层几十个人,洗澡的洗澡,排便的排便,洗衣的洗衣,真的可以用“好不热闹”来形容。面对着厕所经常有人,且自己真的有如厕需要的棘手问题,我真的是费煞思量。我经常选择爬到宿舍顶层且最角落的厕所排便。我也会上厕所前,将折好的厕纸丢进马桶里,为的是减低大便掉进水面时,“扑通!扑通!”的声响。我更会在上厕所时带着我的沐浴露,在冲走粪便前滴上几滴,这样在冲水后沐浴露的芳香可以掩盖着粪便的臭味。而我更更更喜欢的是,在凌晨无人的时候,享受着一个人和马桶的快乐时光。

俗语说的好,“上的山多终遇虎。”。上的多凌晨时分厕所的自己,也遇见了这样的一位奇男子。话说,某一个临晨在享受着一个人排便的美好时光的自己。突然听见了由外而内的脚步声。说起来也好笑,当时的自己怕得竟然不是鬼,而是有人进来共用厕所。而好死不死的是,脚步声踏进了我旁边的厕所。当门板被关上的时候,我心里说,“惨了,怎么会在我旁边的厕所呢?”。

原以为这已经是最惨的结局了。但接踵而来的过程才让我显得不知所措。

“Brother,你也是这种时候肚子痛吗?”。旁边的那位朋友用着浓浓的中文腔操着马来语向我攀谈。当时的自己涨着红红的脸,装死着不给予回答。不一会儿,我就听见隔壁传来连续好几声的“扑通!扑通!”声。然后,隔壁传来了,“Brother,我是不是很hebat啊?!”。这样的自我膨胀话语后,接着的就是爽朗的大笑声。

那一个凌晨,我失眠了。我一直辗转的想着,什么样的人才能那样坦荡荡的面对自己大便的事。最后,我得出来的结果是,只有我不能面对自己需要排便这样的一个事实。很多时候,在面子的催化下,有如芝麻小的一见事,竟然被自己放大得有如宇宙那么大。也因为面子,让我们不能突破自己为自己设下的一些关卡。那一晚,那一位奇人仿佛告诉了我,面子诚可贵,大便价更高。。。我想说的是,勇气价更高的道理。原来我一直怕的不是排便,我怕得是自己的面子。

现在的自己虽然依然且坚持的把自己当偶像般看待,但也学会了坦荡荡的面对排便这样的一会事。

原来,大便也真的需要勇气。

(图片为网络图片)